王者荣耀之大魔导师
全本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殺手房東俏房客 > 第一千三百五十六章 風光的走

第一千三百五十六章 風光的走

推薦閱讀: 絕品透視絕品神眼絕品透視神醫絕品神族絕品神醫絕品通靈大小姐絕品王妃遭遇愛金枝玉葉千秋一時沖動七世不祥

<太-悠悠>小說щww.taiuu.com
    “鐵柱,你沒事吧。”蘇雁妮往前走幾步,站在趙鐵柱身前,關切的問道。

    “沒事。”趙鐵柱微微的咧了一下嘴,算是笑了一下,然后說道,“你們就當作是鐵手的親屬吧,鐵手的親戚,我們是找不到了。”

    “嗯,可以!”蘇雁妮點了點頭,帶著眾女走到了鐵手和其妻子的靈柩旁邊。

    趙鐵柱對范建說道,“好了,儀式可以開始了。”

    范建點了點頭,走了下去。

    不多久,哀樂響起。

    然后是一個穿著天師道袍的中年男子上來,嘴里不時的念叨著一些趙鐵柱聽不懂的話語。

    做公德是十分嚴肅而且又沉重的事情,所以這里就不多說了。

    等公德做完,已經三四個小時過去了,在靈堂前頭的血魂堂幫眾越聚越多,因為血魂堂的幫眾是輻射到整個fj的,所以就算是趙鐵柱自己,也不知道血魂堂到底有多少幫眾,而唯一一個可能十分清楚的鐵手,現在卻是躺在靈柩里。

    這四個小時左右的時間里,靈堂外頭的血魂堂幫眾從之前的一千多,增長到了現在看著大概有三千左右的人數,來這邊的人,都穿著統一的黑西服,手臂上綁著白色的布,有的人有打傘,有的人卻是直接冒著雨排著隊,由于人太多,后面來的人甚至于看不到前面的靈堂。

    雨,越下越大。

    “鐵…鐵柱哥。”十三微微抽泣著,站在趙鐵柱的身旁。

    “十三,不要哭了。”趙鐵柱低聲說道,“男人,不能哭。”

    “鐵柱哥,十三求你一件事。”十三擦掉眼里的淚水,說道,“十三想要跟著鐵柱哥一起去zj,雖然…雖然十三幫不了鐵柱哥什么,但是…但是十三一定要去!”

    “嗯,你一起去。”趙鐵柱點了點頭,說道,“你算是最早跟鐵手的幾個人了,鐵手的仇,你可以跟我們一起去報。”

    “多謝鐵柱哥了。”十三抽泣著道謝。

    公德做完,就是親屬朋友來見最后一面,蘇雁妮等人作為鐵手的親屬,自然的站在主人的位置接待來人。

    第一個上前的,自然是趙鐵柱了。

    趙鐵柱將一束白色的花放到鐵手的靈柩前面,然后將鐵手的那個戒指也放在了靈柩上,說道,“鐵手哥,你走的太快了,很遺憾沒能再和你喝一次酒,人生不過幾十年,你先我們一步下去,可能會有點寂寞,不過不要緊,每年我都會燒幾個美女給你,讓你不至于寂寞!”趙鐵柱說著,停頓了一下,隨即搖了搖頭,說道,“忘了嫂子還和你一起了,呵呵,嫂子,尹龍我會照顧好的,你放心吧,你和鐵手哥在下面等著,不多久,那些害了你的人,都會下去陪你們了。”

    說完,趙鐵柱走到了蘇雁妮的旁邊,說道,“我是鐵手的兄弟,也算半個親戚了。”

    “嗯。”蘇雁妮伸手牽住了趙鐵柱的手,說道,“我們都是鐵手的親人。”

    趙鐵柱之后上來的是獨孤皇天,獨孤皇天的旁邊跟著璐璐,此時的璐璐已經沒有了往日的飛揚,取而代之的是一股肅穆和悲傷。“

    “鐵手,多的話不說了,下輩子,大家還是兄弟。”獨孤皇天說完,將手上的花放在了鐵手的靈柩上面,而璐璐,也將一束花放了上去。

    接下去,是天道,蛤蟆,戒殺,八指,范建。

    再然后,是十三這些人,再往后,就是一群普通的血魂堂幫眾了。

    一個多小時后,基本上該來見鐵手最后一面的人呢,都來見了,一些fj上流社會的人也都紛紛來表示了自己的哀悼之情。

    fj市局的正局長沒有來,而是王局長來了。

    “省委那邊說了,盡量低調。”王局長在送上自己的花之后,低聲說道。

    趙鐵柱的臉上閃過一絲暴戾,“我趙鐵柱的兄弟既然走了,就得風風光光的走。”

    “唉。”王局長嘆了口氣,沒有再說話,而是走到人群的外頭,告訴自己的手下等一下如果有什么事就睜一眼閉一眼。

    這邊事情搞的這么大,自然有一些新聞媒體也跟著來,在趙鐵柱的授意下,只有林蕾的人得到了進入現場的機會,而其他的新聞媒體,無一不被擋在外頭,如果誰敢得瑟幾句或者嚷嚷幾句,悲痛的血魂堂幫眾,不介意讓他們體驗一下什么叫痛苦。

    “節哀。”林蕾低聲對趙鐵柱說道。

    “恩,知道。”趙鐵柱點了點頭,說道,“什么該拍什么不該拍,你自己清楚吧。”

    “恩,了解。”林蕾點頭表示自己明白。

    “我要你們臺,做一個直播,我要讓全天下的人都看到,我趙鐵柱的兄弟,就算是走了,也能走的比別人風光無數倍。”趙鐵柱瞇著眼睛說道。

    “這個…我要像臺里申請。”林蕾猶豫了一下,說道。

    “我已經跟電視臺的人說了。”蘇格拉的聲音從一旁傳來,今天的蘇格拉難得的沒有帶著那頂小帽子。

    “那好。”林蕾說道,“現場直播的信號車出來沒?”

    “已經出來了,還有你們省臺的直升飛機也已經出來了。”蘇格拉說道,“你只要負責報道一下,就可以了。”

    “直升飛機都出來了?”林蕾的臉色微微變了變,然后嚴肅的點了點頭,說,“我知道了。”

    “謝了。”趙鐵柱看著蘇格拉,說道。

    “自己兄弟,不要說那些。”蘇格拉搖了搖頭,將一束花放到鐵手的靈柩旁,說道,“鐵手哥,我是小蘇,咱們喝過酒的,等我哪天也下去了,再一起喝。”

    在蘇格拉之后,又來了幾波人,其中有大圈幫派來吊唁的,還有青幫,甚至于東北王趙寶寶都派了人過來,趙鐵柱都以親屬的身份跟眾人一一答謝。

    等到下午五點左右,靈堂這邊的事情才基本結束,接下去,自然就是下葬了,而fj的風俗習慣是火葬,自然的,載著鐵手和其夫人靈柩的車子緩緩的駛向了位于fj另外一邊的火葬場。

    靈車的前頭,是一排開到的黑色奧迪,而在靈車的后面,則跟著趙鐵柱等人坐的賓利,在趙鐵柱身后,則同樣是黑色奧迪。

    長長的車流,駛上了高架橋,fj交警,在得到某些人的指示之后,特地將通往火葬場的一條路都戒嚴了。{太}{悠悠}小說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把書籍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王者荣耀之大魔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