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荣耀之大魔导师
全本小說網 > 武俠仙俠 > 邪龍道 > 第二百二十二章 邪龍變

第二百二十二章 邪龍變

推薦閱讀:

<太-悠悠>小說щww.taiuu.com
    紐約,古氏陵園。

    陵園內,古邪塵正雙膝跪倒在自己父母的墓碑前,一束白色郁金香端端正正的擱在他面前。

    瞤華、賽壬、阿瑞迪雅、杜卡特、莉莉、小張道人、正一道人等人一字兒排開站在古邪塵身后,他們神色肅穆,好似一排雕像。

    芙雅.冥和瑾緊貼著古邪塵跪在地上,芙雅.冥雙手合十,默默的向著古邪塵的父母祈禱著什么。瑾一對紫色的眸子骨碌碌轉悠著,偷偷摸摸的看著表情沉肅的古邪塵,時不時的扭扭身體,偷偷的朝古邪塵做個鬼臉。

    杜卡特靜靜的看著古邪塵的背影,心里只有一片難以形容的溫馨和溫暖。

    一個月前,肖憶秋已經用最隆重的方式葬入了肖家祖墳,他也被標注在肖家的族譜上。當然,肖家連續七天的僵尸夜行噩夢,以及肖家上下數千族人被那些尸變的雞鴨貓狗抓得遍體鱗傷幾乎毀容的事情,這在聯邦是被秘密封鎖的消息,而杜卡特知道是誰干的,所以他的心情更好,對古邪塵和瞤華益發的多了幾分親近和親密。

    輕嘆了一口氣,古邪塵朝父母的墳墓磕了一個頭。

    “哪,你們不開口說話,那就是不反對了。芙雅.冥做你們的兒媳婦,我感覺挺不錯。一個女王啊,我們古家現在也算是皇親國戚了吧?換在以前,我們古家就算是皇商的待遇了。”

    “你們在下面自己保重,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我不能下去陪你們了。不過,古絕塵是會下去的。到時候,不要給他好臉色看。”

    “整個地球聯邦,所有人都要移民去天堂星。這里是古家的祖墳,你們是不愿意離鄉背井的。所以呢,就不讓你們也搬家了。不要害怕寂寞,有事沒事,我會回來看你們的。你們放心,我一切都好,前所未有的好。”

    用力拍了一下芙雅.冥的肩膀,古邪塵站起身來,畢恭畢敬的的深鞠躬行禮。芙雅.冥和瑾急忙站起身跟著古邪塵行禮。古邪塵重新布置了保護父母墳塋的陣法,一行人這才緩步朝陵園的入口走去。

    站在陵園正門邊,可以看到遠遠近近無數大大小小的艦船正緩慢的騰空而起。每條艦船內都裝滿了興高采烈的聯邦子民,他們拖家攜口的登上戰艦,前往傳說中有著無數資源和絕美環境的天堂星。

    移民工作已經持續了一個月,被杜卡特改造完成的七條超級母艦都加入了移民的行列。以母艦的超級容量,每一條母艦一次能輕松的運走超過兩億聯邦公民以及他們舍不得丟棄的各種家什和器具。這是一次前所未有的大遷徙活動,搬遷的不僅僅是聯邦公民,還有地球上所有可以搬走的物品。大到戰艦生產線,小到幾只家養的烏骨雞,一切都要帶去天堂星。

    有足夠的戰艦,有足夠的時間,搬遷工作有條不紊的展開,已經有超過兩百四十億聯邦公民在這一個月內被送去了天堂星和十三連星星域,剩下的六十億聯邦公民也將在未來的一個半月內被送走。后期運送的不僅僅是人,更多的是各種大型機械。

    “賽壬,阿瑞迪雅,你們要辛苦一點。特勤局要配合其他部門,妥善的遷走所有的百姓。”古邪塵看著那些慢慢升上高空的艦船笑了。賽壬和阿瑞迪雅頷首微笑,應諾了下來。

    “杜卡特,更要麻煩你了。那些母艦我們沒有足夠的艸作人手,只能辛苦你和小肖。”古邪塵又看向了杜卡特。杜卡特重重的點了點頭,沒有說一個字。在他心中,他不需要和古邪塵多說什么廢話。總之古邪塵要做什么,他竭盡全力的去做,這就足夠了。

    一行人怔怔的看了一陣那些不斷起飛的艦船,心中似乎有點空蕩蕩的。人類終于要離開養育自己的母星,正式走向無邊的宇宙,幾乎被淘空的地球,也實在無力承擔數百億人類無窮無盡的索取。離開地球前往天堂星,這是一步飛躍,對于人類而言,這是整個地球人類種族走向宇宙、走向光明前途的開始。

    悵然若失,古邪塵深深的嘆了一口氣,這是孩子離開自己母親的感覺吧?人類終于離開了地球,但是這里留下了人類的根和魂。回頭看著被冰霜覆蓋的父母墳塋,古邪塵很深沉的笑了。是的,所有人類的根和魂都留在了地球上,這里是人類的母星,這一點永遠不會變。

    陵園外,一條小型戰艦開啟了主引擎。古邪塵、芙雅.冥和瑾都要去天堂星,那邊還有很多事情要他們去協調和處理。若非古邪塵要祭拜自己的父母,芙雅.冥和瑾也不會趕回地球。芙雅.冥是做為古邪塵未來的妻子祭拜自己去世的公公婆婆,而瑾……天知道她為什么要插一手。

    太陽系冥王星軌道外,一條造型流暢,體長達三十公里,形狀宛如一支巨大的飛鳥,表面裝甲寶光瑩潤宛如水晶鑄成的瑰麗艦船無聲無息的從虛空中冒出。沒有絲毫的能量波動能,也沒有帶起任何不同尋常的聲響,這條艦船就好似幽靈一樣憑空出現。

    緊接著又是相同的兩條戰艦從虛空中跳躍出來,三條戰艦靜靜的懸浮在在太空中,好似在觀測四周的環境一樣,過了大概三十秒鐘,三條戰艦幾乎是瞬間就加速到了一半光速,很快就達到了高亞光速巡航速度,極快的掩近到了海王星軌道,藏在了海王星的背后。

    一顆直徑不到三十厘米晶瑩剔透宛如水晶鑄成的探測器從一條戰艦上發射出來。探測器剛剛發射出來就彈射進了亞空間,再次出現的時候,它已經避開了地球聯邦在地球附近設置的大量探測器,沒有驚動任何人就進入了地月軌道,并且崩解成數百個拇指大小的探測器團團圍住了地球。無形的掃描波迅速掃過了地球,無數資料迅速傳回了那三條戰艦。

    最先出現的那條戰艦的指揮艙內,一名高大英武、俊美宛如雕像的青年男子穿著一身筆挺的制服端坐在一張天然晶體雕成的大椅上,兩只手輕柔的撫摸著一名趴在他雙膝上的絕美少女的面頰。他宛如鑒賞一件稀世珍寶一樣輕柔的捧起少女的面頰,輕輕的在她的臉上連連親吻,嘴里‘嗤嗤’的說著綿綿情話。

    少女意亂神迷的看著這個青年人,面孔紅得好似能滴出血來。

    猛不丁的,瑾的身影在指揮艙內浮現。就好像瑾的真人來到了這個指揮艙一樣,出現在這個青年人面前的瑾完全就是瑾的本人,一蹙一笑、一舉一動,無不栩栩如生,甚至她被風吹拂的細長發絲都清晰可見。

    指揮艙內沒有尋常戰艦常見的復雜的控制臺和眾多的艸作人員,直徑在五百米左右的圓形指揮艙內,只有一百二十張圍繞著那名青年的大椅排成一個圓形的合金椅子,一百二十名或者英俊或者秀美的男女腰身筆挺的坐在椅子上,每個人面前都漂浮著一顆直徑大概在一米左右的透明晶球。這些男女的手按在晶球上,微微睜開的眸子里不時閃過絲絲精光。

    “目標確定中――斷鉤能者團少團長瑾。”

    “虹膜掃描,身份確定。”

    “指紋掌紋掃描,身份確定。”

    “唇紋掃描,身份確定。”

    “內部骨骼輪廓掃描,身份確定。”

    “基因追蹤鎖定儀確認對方身份。”

    一名女子睜開雙眼,她朝那正中而座的青年頷首道:“將軍,目標確定是斷鉤能者團少團長瑾。”

    青年人靈活的正在那少女身上游走的雙手突然停下,他抬起頭來,淡淡的說道:“徹底摧毀目標,必須確定徹底摧毀目標,不許有任何人為的痕跡,必須保證一切都完美有如一場自然災難。”

    沉吟了片刻,青年笑了:“采用一號計劃。”

    那名女子頷首:“是,一號計劃啟動,計算空間重疊坐標,所有后備戰艦開始充能,空間折疊拋射系統預熱。”

    亞空間內,一隊九條飛鳥形巨型戰艦靜靜的懸浮在狂爆的空間狂潮中。戰艦的尾部射出了數道不過拇指粗細的光束,數十道光束死死的纏繞在一顆直徑將近一千公里的黑色星體上,牽引著這顆碩大的星體不被亞空間的能量狂潮帶走。

    這是一顆質量絕大的中子星,雖然直徑只有一千公里,但是它的總質量大得令人難以置信。有人相信,宇宙中最為可怕的怪獸――黑洞――就是中子星繼續衰變后形成的。也有人提出某種理論,如果用特定的能量對中子星進行衰變刺激,就可以像核彈的鏈式反應一樣激發中子星的連鎖變化,讓中子星瞬間崩塌衰變,在短時間內形成一個人造的黑洞。

    當某條信息從太陽系所在的正空間傳出的時候,這幾條戰艦上突然響起了刺耳的警鈴聲。九條戰艦釋放了艦艉的牽引光束,圍繞著那顆中子星排成了一個正圓形。九條戰艦的艦艏部位突然有一道流水一樣晶狀體射出,眨眼的功夫就凝聚成了一根長達萬米的三棱形晶刺。伴隨著悅耳的鏗鏘聲,晶刺的頂部崩開,數十根長有千米的細小晶刺分裂出來,朝四面八方伸展了出去。

    每一根細小的晶刺上都蕩漾起絲絲奇異的光芒,九條戰艦外裝甲上的瑰麗光流突然黯淡消散,好似它們所有的能量都涌入了這些晶刺中。

    太陽系中的三條飛鳥戰艦緩慢的向地球駛近,那名青年將領若有所思的看著地球大氣層外懸浮的幾條超級母艦,低沉的笑道:“似乎,他們在進行星際移民?唔……這顆星球的地下都被開鑿成了這個樣子?真是一個不懂得珍惜自己母星的下等種族。”

    手指輕彈了一下,青年將領瞇著雙眼看著指揮艙內凝滯不動的瑾的身影感慨道:“真是一個難得的美人。可惜的是,必須要被摧毀。紫色的瞳孔,紫色的長發,多么高貴的不容侵犯的紫色啊,真是……太可惜了。”

    指揮艙內的氣氛變得極其怪異,所有人都睜開雙眼看向了懸浮在他們面前的瑾的身影。青年將領嘆息了幾聲,淡淡的下令道:“開始定位!”

    亞空間內,九條戰艦艦艏探出的晶刺開始充能,細微的光束從晶刺中射出,編織成一張大網將那顆中子星包裹起來。漸漸的光束越來越密集,越來越強烈,那顆中子星已經看不出它的形狀,只有一顆刺目的光繭漂浮在無邊無際的亞空間中。

    太陽系內,青年將領所在的指揮艙中,一名中年男子急聲道:“將軍,空間折疊系統預熱完成。這次空間折疊拋射所需能量太大,需要您授權使用神晶能量。根據計算,這次折疊拋射可能會耗盡我們配屬的神晶中所有殘余能量。”

    青年將領的眉頭皺了起來,他不快的說道:“會耗盡所有的殘余能量么?這可是我們這一百標準年的配額……但是……算了……”

    一顆藍色晶球從青年將領的胸口飄出,他輕描淡寫的將手按在了晶球上,淡淡的說道:“以帝國的名義,授權帝國禁衛軍星云軍團戈洛.曼分艦隊使用神晶能量。帝國皇室戰略級絕密任務,此次授權不予歸檔。”

    隨著青年將領的授權令,亞空間內九條飛鳥形戰艦通體噴出了刺目的光和熱,一股龐大無比的能量在亞空間凝聚奔涌,漸漸的狂爆的能量波朝四周擴散開去,將靠近的亞空間能量狂潮轟成了粉碎。這股能量是如此的強大,以至于被光繭包裹的中子星都在那一瞬間好似被能量波壓制得向中間縮小了數公里的直徑。

    太陽系飛鳥戰艦中,青年將領狠狠的掃了一眼瑾的影像,厲聲喝道:“空間折疊投射程序啟動,將那顆中子星投入這個低級文明的母星核心,徹底摧毀目標!重復,空間折疊投射程序啟動!”

    指揮艙內一百二十名男女同時高聲道:“空間折疊投射程序啟動,空間坐標鎖定,黑洞激化程序開始!”

    亞空間內,九條飛鳥形戰艦噴發出的強光一斂,艦艏部位的晶刺噴出了無數道刺目的光絲,這些光絲割裂了虛空,將中子星所在的那一塊虛空攪成稀爛。強光在噴涌,怪異的空間能量不斷朝四周瘋狂擴散,巨大的中子星突然噴出了一道刺目的黑色強光,眨眼的功夫就消失不見。

    古邪塵挽著芙雅.冥的手,同時又被瑾強行摟住了自己的手,三個人拉拉扯扯的好容易走上了戰艦的舷梯。

    一行人走進戰艦座艙,透過舷窗朝站在外面草地上的賽壬和阿瑞迪雅揮了揮手。賽壬笑呵呵的朝戰艦這邊揮手大叫道:“等忙完了這次的事情,我和阿瑞迪雅就舉辦婚禮!幫我多請幾個有頭有臉的大人物來證婚,可千萬別忘了!”

    古邪塵大笑,他正要傳音調侃賽壬幾句,尤其是想要問他是否他身上某個顏色異變的小家伙已經恢復了正常時,一股極其深沉的恐懼從他心底涌出。這股恐懼和絕望,就和他一個月前在肖家古鎮上進行龜卜時感應到的恐懼一模一樣。他掌心上突然裂開了一條深深的痕跡,大量鮮血從他掌心噴了出來。

    災難就在眼前,可是古邪塵硬是沒能發現災難從何而來。他驚恐的看向四周,只覺自己的頸骨好似被水泥封錮了一般,要用盡全部的力量才能將頸骨轉動這么一點點。他的神識也好似被重重大山壓制住了一樣,不管他用多大的力量,也只能一寸一寸的向四周擴散。

    就好像看古老的二十四幀的黑白影片一樣,古邪塵看到賽壬和阿瑞迪雅慢吞吞的抬起腳,慢吞吞的轉身,慢吞吞的走向一隊向他們急馳而去的特勤車。賽壬一邊走,還一邊回頭朝古邪塵揮手,時不時的還給這邊拋幾個飛吻。阿瑞迪雅美麗嫻靜的臉上盡是幸福的笑容,她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賽壬的身上,不時伸手去整理一下賽壬被風撩亂的長發。

    四周的空氣好似凝固了,風不再流動,云不再滾動,神識覆蓋的范圍內,就連河水都突然僵直。

    古邪塵驚駭的看向了身邊的芙雅.冥,正好看到芙雅.冥笑吟吟的對他說話。他清楚的看到了芙雅.冥的聲音在空氣中形成的音波,看到一道道圓弧狀的音波緩慢的朝四周擴散,緩慢的涌向自己的耳朵。他甚至看到了幾顆灰塵正慢慢的、慢慢的落向芙雅.冥,卻被她說話時帶起的微風吹拂開了老遠。

    大片冷汗從古邪塵毛孔中涌出,他深吸了一口氣,神識和真元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瘋狂運轉。

    昊天塔迸發出一道青光籠罩了古邪塵全身,他的靈魂寶珠以令人驚怖的頻率跳動,巨量太陰炫焱從靈魂寶珠中涌出,不斷的灼燒著太陽真神的那具**。古邪塵的身體顫抖著,顫抖著,就和他的靈魂寶珠顫抖的頻率一樣。那是足以將合金化為微粒的頻率,如此快的頻率顫抖,以至于古邪塵體細胞中蘊藏的鴻蒙清氣和鴻蒙濁氣極大量的分泌出來,不斷注入他丹田。

    “危~~~險~~~逃~~~”本能的直覺在古邪塵的靈魂深處咆哮,如此高頻率震蕩的靈魂寶珠讓古邪塵神識的振動頻率也提升到了令人不可置信的高速。在局部范圍內,古邪塵的神識速度甚至超過了光速,超過了這個空間所能容納的速度極限。

    ‘逃、逃、逃’,古邪塵大聲尖叫起來。但是他不知道往哪里逃,不知道要怎么樣逃走。他的靈魂寶珠瘋狂的旋轉著,他自從修道以來遇到過的所有事情一幕幕的在他面前展現,他從太極氣旋旁的金星中汲取的記憶和經驗有如潮水一樣涌入他的靈魂寶珠,和他的靈魂融合于一體。

    一段記憶猛然被昊天塔射出的青光從古邪塵的記憶洪流中提取出來,這是古邪塵在發現小肖的那個礦區基地的經歷。在那里,古邪塵的神識感受到了空間跳躍點奇妙的能量波動頻率,并且用自己的神念模仿了那種波動。

    下一瞬間,古邪塵的神識就本能的循著那幾個能量波動中頻率最高的一個開始震蕩。靈魂寶珠通體爆發出強烈的五彩烈焰,整顆珠體幾乎都燃燒了起來。大量精純的靈魂本源之力融入古邪塵的識海,刺激得他的神念迅速的增強。

    ‘嗤嗤、嗤嗤嗤’,古邪塵面前的空氣中逐漸出現了一個閃動著黑色電光的空洞,從那個空洞看過去,能看到狂爆的亞空間亂流。

    “走!”一聲爆喝從古邪塵嗓子眼里噴發,他大袖一揮卷起了芙雅.冥、瑾、瞤華、杜卡特和莉莉等人,快若閃電鉆進了那個空洞。

    星宇大挪移神通,在地球修道界已經失傳的星宇大挪移神通在古邪塵身上重現。如今的修道界擁有的只是一次瞬移數百里的小挪移法,向古邪塵如今使用的這種星宇大挪移,是上古之時起碼渡過了天劫的大乘期修士或者高級的散仙用來在星宇中趕路,從這個星球趕去那個星球時才會使用的神通,不僅耗力絕大,而且對神識的要求極高。一旦神識無法準確的定位,則一定會迷失在茫茫空間狂潮中。

    太陰玄珠感受到了古邪塵的驚恐和絕望,灰白色的珠體突然從他丹田中涌出,化為一輪明月高懸古邪塵頭頂。一道純粹由太陰之氣組成的屏障牢牢的護住了古邪塵,無窮無盡的鴻蒙清氣和鴻蒙濁氣從古邪塵體內噴出,不斷被太陰玄珠轉化為太陰之氣。一部分太陰之氣化為屏障護住了眾人,另外一部分太陰之氣則是注入古邪塵體內,化為他修為的一部分。

    就在古邪塵的神念撕開虛空的那一瞬間,他的身上有一道強烈的霞光閃過,一股自恒古以來就加持在古邪塵身上的本源枷鎖被暴漲的神念和真元強行破開。古邪塵雙眸所及之處,是茫茫虛空、無邊宇宙,他神念掃過,瞬息間方圓十萬里內一切歷歷在目。他的每個體細胞都在釋放出磅礴無鑄的力量,他的氣息在瘋狂的增強,漸漸的又增強到了一個極限值。

    太陰真經人之卷第二層大乘,古邪塵的皮膚突然‘嘩啦啦’一聲散成了無數粉末飄散,一層白凈白皙沒有任何光澤的新皮膚急速生出。

    太陰之道,內斂無華,此刻的古邪塵就有如一顆收斂了全部光澤的寶珠,外表絲毫不起眼,內中卻寶光自孕、英華無盡。

    下一個瞬間,古邪塵帶著芙雅.冥等人閃身到了火星軌道附近。古邪塵的毛孔內噴出了大量鮮血,他有如癡狂一般再次釋放出強大的神念撕裂了虛空,一行人繼續朝前閃爍瞬移,幾個呼吸的功夫后,古邪塵就帶著眾人來到了正處于遠曰點的冥王星上。

    幾名低級克里斯托晶人正在冥王星表面漫無邊際的游走,他們猛不丁的看到了古邪塵一行人,幾個晶人立刻全身撲上擺出了博命的架勢。

    “滾!”一聲怒吼終于從古邪塵嘴里噴出,他一擊飛瀑袖擊出,幾個晶人瞬間粉碎。

    下一瞬間,血淚從古邪塵眼里噴出,鮮血混著淚水噴出了數十米遠。“賽壬~阿瑞迪雅~”古邪塵仰天悲嘶了一聲。

    一顆直徑將近一千公里的中子星憑空出現在地球的地心,取代了地球原本擁有的地核。中子星強大無比的引力使得地球在萬分之一秒內發生了劇烈的塌縮,幾乎是古邪塵帶著一行人瞬移逃開的同時,地球就從茫茫太空中蒸發,化為了中子星表面一層微不足道的‘膜皮’。

    黑色強光在中子星的內部閃過,中子星自身也發生了不可扭轉的塌陷,地球附近的空間扭曲了,一個碩大的黑洞赫然出現,這個黑洞溝通了亞空間,大量毀滅姓的亞空間能量以高能射線的方式從黑洞中噴出。月球以及停泊在地球大氣層外的移民艦隊閃過一抹強光,被可怕的能量蒸發成了一縷青煙,隨后青煙也被黑洞吞噬殆盡。

    在亞空間內,一場恐怖的折疊空間大爆炸突然爆發,這場大爆炸的威力不在古邪塵遭遇到的黑洞和超新星相互撞擊產生的爆炸之下。

    九條飛鳥形戰艦輕巧的從太陽系外圍跳躍而出,逃離了亞空間的恐怖爆發。九條戰艦輕盈的掠過了冥王星,幾乎是擦著古邪塵等人的頭皮飛了過去。另外三條戰艦急速朝這邊駛來,和這九條戰艦會合。

    艦隊靜靜的懸浮在虛空中,旗艦指揮艙內的青年將領輕松的抱著雙臂,面帶微笑的看著開始吞噬四周一切的黑洞。

    “完美的計劃。一次不知原因的亞空間大爆炸,爆炸擊穿了空間屏障,在正空間某個偏僻的星系某個低級文明的母星邊制造了一個小小的黑洞!真可惜,我們目睹了這一切,卻沒有足夠的能力挽救這些倒霉的低級生物。”

    青年將領打了個呵欠,有氣無力的朝指揮艙內的一百二十名屬下笑問道:“他們還沒有加入星盟吧?我們應該沒有違背星盟的‘文明互救法令’。”用力挺了挺胸膛,青年將領無奈的嘆道:“我是一個遵紀守法的人,如果他們加入了星盟,我起碼會嘗試著去挽救這個種族的美女!”

    一個中年男子微笑道:“不,將軍,這樣的低級文明不可能加入星盟,起碼我沒有這個印象。這個星域太偏遠,太偏僻,根本不可能產生什么高級文明。”頓了頓,這個男子譏嘲的笑道:“根據探測器傳回的消息,這個文明的科技水準極其低劣,倒是那七條巨型母艦有點看頭,不過,僅此而已,他們估計幸運的得到了某個上古文明的遺產,發了一筆意外橫財。”

    青年將領很是認可的點了點頭:“是啊,意外的橫財,所以他們才開始星際移民。一點都不奇怪,如果他們能制造那樣巨大的戰艦,哪怕這種戰艦在設計理念上已經很落后了,但是起碼他們應該早就擁有了星際移民的能力。”

    揮了揮手,他不以為然的問道:“目標確定摧毀?”

    一個女子雙手按在面前的晶球上,過了大概十秒鐘,她才欣然睜開雙眼頷首道:“基因追蹤鎖定儀沒有信號傳回。目標確定摧毀!”

    女子的話音剛落,指揮艙內就突然浮現出一個女人的身影。

    紫色的長發,紫色的眸子,紫色的長裙,加上手掌上紫色水晶雕成的精美護臂,這個女人給人的感覺就好似一塊熠熠發光的紫寶石。她的容貌和瑾有九成以上的相似度,但是她的氣質比瑾成熟得多,雍容華貴,高高在上,和瑾那青澀的氣韻完全不同。

    “戈洛.曼,任務完成了?”女人瞇著雙眼,淡淡的問了一句。

    “尊貴的皇后陛下,您最忠誠的仆人戈洛.曼已經完成了您的囑托!”青年將領戈洛.曼單膝跪倒在地,深深的俯下了頭去:“目標確定摧毀,基因追蹤鎖定儀內沒有任何反饋信號傳回。”

    “那……”女人的表情絲毫沒有變化,她冷淡的說道:“那么就太好了。毀掉你手上的基因追蹤鎖定儀。”

    戈洛.曼一聲不吭的拍了拍地板,晶光熠熠的地板上凸起了一大塊,地板宛如水波一樣流動起來。一臺拳頭大的精巧儀器從地下噴出,‘滴溜溜’的在戈洛.曼的面前打著轉兒。

    戈洛.曼抓起這臺基因追蹤鎖定儀讓那女人看了一眼,一道紫色烈焰從他掌心噴出,將這臺儀器燒成了一縷灰燼。

    女人的表情明顯的松懈了下來,她沉吟片刻,很雍容的揮手道:“我不希望任何人知道這臺基因追蹤鎖定儀曾經存在……戈洛.曼,帝國沃爾索姆星域總督一職空缺,你的資歷和能力足夠承擔這個重任。用最快的速度去上任吧,把沃爾索姆星域牢牢的控制在手中。”

    戈洛.曼明顯一呆,隨后他欣喜若狂又帶著點不可置信的驚疑的朝那女人深深的跪拜了下去:“慷慨莫過于皇后陛下您。戈洛.曼將永遠是您最忠誠的仆人,以前是,現在是,未來也是,一如達達利亞家族對您家族的效忠,戈洛.曼.達達利亞將永遠是您的忠仆。”

    女人滿意的點了點頭,她的身影瞬間消散。

    戈洛.曼慢慢的抬起頭來,他呆呆的看著前方的空氣,突然一個跟頭翻起來七八米高,興奮若狂的瘋狂叫嚷起來:“沃爾索姆總督,沃爾索姆總督!指揮一百個帝[***]團的沃爾索姆總督,帝國最重要的封疆之臣……我是極星帝國有史以來最年輕的總督!”

    伴隨著戈洛.曼興奮的叫聲,十二條飛鳥形戰艦體表突然冒出一陣瑩潤的幽光,戰艦無聲無息的憑空消失。

    古邪塵仰天低咆了一聲,他用力一拍劍匣,一道黑白二色微光閃過,真磁兩儀分光劍迅速遁入空間屏障,斬向了最靠近他的那條戰艦。

    瞬息之間,劍光在那條戰艦上疾刺數千擊,戰艦表面噴射出大片光雨。戰艦的能量護盾崩裂,艦身裂開了數百道又細又深長達十余里的裂痕,強光閃過,戰艦轟然爆炸,真磁兩儀分光劍伴隨著戰艦爆炸的火光朝另外十一條戰艦席卷而去。

    ‘轟轟轟轟’,戈洛.曼指揮的這支小小的艦隊有八條戰艦無緣無故的爆炸,只有四條戰艦已經提升到了極高的速度,僥幸逃開。

    戈洛.曼驚駭萬分的失聲叫道:“到底怎么了?”

    沒有人能回答他到底怎么了,指揮艙內所有人都面色慘白的看著后方遠遠的八團巨大的火光。幾乎是出于本能,四條戰艦的控艦人員將戰艦的速度提升到了極限,戰艦帶著艦身幾乎瓦解的‘嘎吱’聲在亞空間瘋狂的能量狂潮中狼狽逃竄。

    劍光閃過,真磁兩儀分光劍化為一蓬黑白二色真磁兩儀光在古邪塵面前浮現,劍光中一名看起來大概有五六十歲的中年男子僵立,正用驚駭絕倫近乎絕望的目光看著古邪塵。他已經隨著戰艦遁入了亞空間,為什么自己的座艦突然爆炸,而自己卻出現在這個莫名其妙的鬼地方?

    古邪塵深冷的看著這個男子,右手慢慢的探出太陰之氣形成的氣罩,一把抓住了他的腦袋。

    大荒經記載的搜魂索魄之術發動,太陰炫焱涌入了這個男子的識海,瞬間將他的靈魂粉碎,他所有的記憶毫無保留的出現在古邪塵面前。

    “極星帝國皇家禁衛軍星云軍團戈洛.曼分艦隊!他們的指揮官是極星帝國皇家近衛軍少將,戈洛.曼.達達利亞!”古邪塵松開手,真磁兩儀光往中間一絞,將這男人斬成了粉碎。

    “賽壬……阿瑞迪雅……還有……”

    古邪塵的臉色突然一白,他仰天長嘯一聲,已經恢復的真元毫無保留的透出體外,再次撕裂了面前的虛空。

    星宇大挪移發動,古邪塵帶著面無人色的芙雅.冥一行人,化為一道灰白色寒光瞬息間跨越虛空,回到了地球附近。

    地球已經徹底被毀,原地只留下一個直徑數百公里的黑洞。四周空間被黑洞龐大的引力扭曲,以至于方圓數萬公里內都是一片漆黑,好似那里空無一物,卻能清楚的感知到黑洞傳來的龐大吸力。

    太陰之氣裹住了古邪塵,先天太陰之氣絲毫不受黑洞的引力影響,古邪塵的身形紋絲不動的懸浮在太空中。

    “爸爸,媽媽……還有這么多兄弟們……”古邪塵呆呆的看著前方的黑洞,臉色一片煞白,雙眸卻逐漸的變紅。他的心臟有力的跳動著,有如一門重炮轟擊般跳動著,熱血慢慢的擠入了他的視網膜,他看到的所有東西都變成了一片血紅色。

    聯邦移民,科研工作者優先,其次是普通百姓優先,哈德沃防務公司的傭兵,除了事先參戰的單位,大概還有將近一百萬新征召的傭兵和數萬回到地球整修的老傭兵留在地球。比爾.羅克斯等科研人員的親屬也都還留在地球,他們忙著去參觀一下地球的名勝景點。

    可是如今,這么多人死在了極星帝國制造的災難中。

    除了古邪塵身邊的人,還有六十億來不及遷走的聯邦公民。

    七條超級母艦上,還有一千多萬從聯邦軍隊中精挑細選出來的精英,他們正在熟悉母艦的艸作流程,熟悉母艦各個部門的協調運作。他們是地球聯邦軍的精華所在,這一次也是全軍覆沒,沒有一個人剩下,地球聯邦軍的實際戰力起碼被削弱了六成。更加致命的是,其中還有數十萬聯邦軍事學院的優秀儲備軍官,他們幾乎是地球聯邦最近二十年來培養出的所有后備軍官群。

    二十年心血,一朝喪盡,古邪塵都不知道要如何向毒狼交待。

    “這是怎么回事……他們怎么找到地球?他們為什么要襲擊地球聯邦?”

    “空間折疊拋射攻擊?這是仙法中的芥子納千里鏡花水月幻滅禁法,用科技,也能實現相當于頂級金仙才能發出的恐怖攻擊?”

    “這到底是為什么?他們為什么攻擊地球?沒有任何緣故么?”

    “爸爸……媽媽……”

    古邪塵眼前一陣漆黑,他好似看到了自己的父親和母親正手拉手的站在自己面前,腳下是一片無邊無際的白色郁金香花田。

    血光中,古乙同和身邊少女的身影突然崩解,白色郁金香花瓣粉碎,變成了無數血色粉末朝四周噴散。

    “我只是想要太太平平的做個商人。”

    “我從來沒有野心。”

    “我從來沒有太強的**。”

    “我只是想要繼承家業做個真正的商人而已。”

    “我信奉商人的守則。做事留一線,以后好相見。我信奉和氣生財的商人準則,我從來都給人留余地,我從來不往死里逼人。”

    “我盡量不和人結下生死仇怨,這些年來,我盡量避免和人結下生死仇怨。”

    “我是商人,我一直認為我只是一個商人。”

    “可是……你們為什么要做得這么絕?”

    兩行血淚從古邪塵眼角滴下,他的心漸漸的變得越來越冷漠,越來越冷酷,一層玄冰牢牢的封在了他的心頭。

    “芥子納千里鏡花水月幻滅禁法,你們一點生機都不留下。”

    神念突然感應到有一縷電波從極遠處傳來,這是遠地軌道上架設的幾臺亞空間通訊中轉器傳來的信號。

    古邪塵呆了呆,他將太陰之氣放開了一個小小的窟窿,讓電波傳了進來。

    個人終端上,毒狼的身影跳了出來,臉色灰敗渾身大汗淋漓的毒狼嘶聲叫道:“地球那邊怎么了?為什么一點反饋信號都沒有?各位前輩在哪里?道盟的各位前輩在哪里?諸神聯盟突然大兵壓境,十三連星防線全面崩潰!已經有二十條超級母艦落入敵手!”

    神思恍惚的古邪塵仰天悲嘶了一聲,他深深的看了一眼前方的黑洞,溫和的朝毒狼笑了。

    “地球被徹底摧毀,師尊他們正循著我給的星圖去傳說中的太陽系第十二行星探秘訪寶,他們是半個月前出發的,現在應該還在路上。”

    “諸神聯邦發兵了?他們在找死呢。”

    古邪塵的瞳孔內一陣酸澀傳來,他的兩顆眸子徹底變成了陰森可怖的幽紅色,那是宛如兩點鬼火的幽紅色。

    “永別了,爸爸,媽媽!”

    古邪塵抖手丟出了一條戰艦,帶著所有人遁入了船艙。

    杜卡特的瞳孔也變成了深邃的血紅色,他死死的看了一眼那黑洞,兩行血淚無聲滾下。

    “永別了,媽媽……”

    心如玄冰的古邪塵面帶微笑的站在指揮艙內,溫和的下了一條命令。

    “杜卡特,我們啟航去十三連星……嗯,殺光諸神聯盟所有人。”

    (未完待續){太}{悠悠}小說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把書籍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王者荣耀之大魔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