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荣耀之大魔导师
全本小說網 > 武俠仙俠 > 邪龍道 > 第二百九十八章 血裔秘堡(1)

第二百九十八章 血裔秘堡(1)

推薦閱讀: 絕品透視絕品神眼絕品透視神醫絕品神族絕品神醫絕品通靈大小姐絕品王妃遭遇愛金枝玉葉千秋一時沖動七世不祥

<太-悠悠>小說щww.taiuu.com
    一顆通體漆黑的死星艦輕盈的穿過了被數百顆中子星團團包圍的狹窄空間。

    數百顆直徑從數百到數千公里不等的中子星好似葡萄一樣串成了一團,龐大而無形的引力好似深淵之下的巨蟒密布虛空之中,而這顆死星艦就精準的順著引力之間達成的平衡通道,輕巧的穿過了這些中子星,就有如一只靈巧的飛蛾掠過水面,沒有帶起半點漣漪。

    有時候,這顆死星艦幾乎是貼著中子星的表面飛過,中子星龐大的引力和死星艦表面厚重的能量護盾相激,在虛空中帶起了一條黯淡的光帶。

    死星艦核心艙室內,一塊小山般巨大的神晶正閃耀著淡淡的黑光,巨大澎湃的能量不斷從神晶輸入死星艦各個部分,支持著死星艦掠過這一片殺機無限的星域。圍繞著這塊神晶,有數千塊大小不等薄如蟬翼的晶壁在閃耀,上面飛速流淌著淡銀色的數據流和各種畫面,這些東西是死星艦方圓三光年內的各種資料反饋。

    十幾名高大俊美的青年男女懸浮在艙室中,身穿極薄的宛如一層皮膚的黑色緊身衣的他們輕盈在晶壁之間飛掠往來,手指不斷輕點晶壁,或者將某些數據資料歸入存檔,或者對死星艦內各個系統輸入新的指令。所有人都全神貫注于自己的工作,沒有一個人發出半點兒聲音。晶壁閃耀的光芒照耀在這些人俊美的臉上,他們毫無生氣的臉蛋充滿了邪異。

    就在這個核心艙室的角落里,一對青年男女正在進行著生物之間最原始的媾和運動。這時候他們顯然已經進入了尾聲,男子雙手緊抓身下少女的肩膀,渾身肌肉墳起,一根根粗壯的黑色血管從白皙的皮膚下爆出,強橫的能量波動一**的橫掃整個艙室。

    沉沉的悶哼聲后,兩個男女身體劇烈的顫抖了一陣,隨后兩人用最快的速度分開。他們身上的汗漬和殘留的體液迅速被幾個涌上來的微型機器人清掃干凈,一道黑光從他們腳下涌起,迅速的覆蓋了他們全身。只是短短兩三秒的時間,他們就穿上了那種除了面孔和手掌外,將全身都包裹在內的極薄的緊身衣。

    青年男子面無表情的望著身前的女子:“這是我們第一百次交配,如果還不能擁有契合度在百分之六十以上的后裔,你將受到嚴懲。”

    女子同樣面無表情的望著男子,她冷漠的說道:“明白了。按照概率,這一次我們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誕下符合標準的后裔。”

    兩人冷漠的相互看了一眼,同時走向了那些閃亮的晶壁。他們的身體輕盈飛起,和其他青年男女一樣飛翔在晶壁之間,處理起潮水一樣用來的數據資料。他們之間再沒有任何的交流,甚至就連目光的交匯都沒有一次,好似他們就是一對陌生人。

    突然間艙室內閃爍起刺目的紅光,一個冷酷無情的聲音緩緩響起:“發現異生物,全力摧毀!”

    死星艦剛剛飛出那一片中子星包裹的星域,繞過了一顆黯淡的已經進入了壽命末期的恒星,前方出現了一顆碩大的行星。在行星表面一座龐大的山脈之中,一圈圈刺目的綠光正朝四周緩緩擴散,方圓十萬里的山脈正隱隱塌陷,四周的地面出現了巨大的裂痕,大片綠霧黑氣不斷從裂縫中噴出,隱隱可以看到兩支碩大的手臂正從綠光的中心點朝天空探出。

    過了大概一刻鐘,一尊皮肉干癟,通體呈深綠色的僵尸緩緩的從那顆星球巖層下鉆了出來。這尊僵尸身上穿著的是一套華貴無匹的星冠霞帔,腰帶上懸掛著寶光四射的環珰玉佩,霞帔上隱隱可見周天星辰閃耀,端的是一身華貴無匹的極品仙衣。

    可是這僵尸卻是生得面容猙獰,背后有兩對慘綠色的骨翼刺破了霞帔探出了身體,骨翼沉沉的拍動著,掀起了數道颶風在身邊纏繞。這尊僵尸的身高起碼在千里開外,他剛剛沖出地面,深陷的眸子里就噴出兩道綠火邪氣,朝四面八方掃了一眼。

    凡是這僵尸眸子里的綠火邪氣所到之處,這顆行星表面頓時一陣山崩地裂,行星表面的所有生物,從花草樹木到蟲魚鳥獸全都被綠火燒成了灰燼,所有生靈的生氣都化為一道道細細的流光飛入僵尸的體內,他那干癟的肌體下皮肉似乎逐漸的豐盈了起來。等得他吸光了他所在的這個半球的所有生靈的生氣后,這具僵尸除了皮膚還是淡綠色,但是肌體形狀已經和常人無異。

    死星艦內,剛剛完成了一場交合任務的青年男子俯瞰著一塊晶壁上那僵尸的形象,很不屑的冷漠一笑:“又是一次異生物暴發的**期么?這個家伙的能量強度是多少?行星級,還是恒星級?最好是行星級的存在,否則這次我們要消耗的能量就太大了!”

    那冷酷無情的聲音在艙室中響起:“純負面能量行尸類生物,能量強度,恒星級第一等。”

    青年男子的臉蛋抽搐了一下,他冷漠的下令道:“抽調神晶百分之九十能量,全力擊毀!”

    艙室內那塊小山包一樣巨大的神晶突然爆發出刺目的黑光,神晶的體積在急速縮小,眨眼的功夫就只剩下了十米方圓的一塊神晶懸浮在艙室核心。龐大的能量迅速涌入死星艦武器系統,如此巨大的能量在瞬間被抽取,這顆死星艦都因為不堪重負而劇烈的顫抖起來,龐大的能量震波造成的壓力讓死星艦內所有人都坐在了地上難以站起。

    在距離那顆行星不到百萬公里的虛空中,死星艦表面一塊直徑千米的裝甲宛如水波一樣帶著旋兒向四周涌散,一根長有數萬米的三棱晶刺緩緩從那直徑千米的炮口中探出,刺目的黑光在那晶刺的表面閃耀,帶起了道道黑色電芒。漸漸的,所有的黑色能量都在晶刺尖端凝聚成了一顆不過拇指大小的黑色光球,瞬間之后,這顆光球慢吞吞的脫離了晶刺,猛地帶起一道黑光撕裂了虛空。

    站在行星表面盡情的吸收四周生氣和一切靈氣的綠色僵尸突然一愣神,他猛的抬起頭朝虛空中某一點望了一眼,隨后暴虐的仰天怒吼了一聲。一道綠光從這僵尸的身后沖起,化為一柄造型古樸長達數百里的巨型光劍狠狠的刺向了虛空。

    極細的黑光和光劍在虛空中正正的碰在了一起。綠色的光劍瞬間瓦解,無數金屬碎片帶著道道焰尾朝四周激射,這些體積巨大的殘片被濃烈的火光包裹著,噴出了濃烈的綠煙,不過幾個眨眼的功夫就被灼燒一空。那道黑色光球所化的細細黑光撕裂了虛空,撕開了行星表面的大氣層,命中了那具僵尸的頭顱。

    黑光一閃,僵尸巨大的頭顱宛如碎沙堆成一般化為粉碎,僵尸的身軀僵立了一陣,隨后重重的倒在了地上。偌大的一具身軀倒下,震得四周地面一陣亂搖,大片山嶺崩解,石塊崩天飛起,簡直好似一顆重磅核彈爆炸了一般。

    死星艦慢吞吞的飛近了這顆星球,三棱晶刺已經收回了艦體。一扇碩大的艙門開啟,十幾名青年男女從死星艦內魚貫飛出,那顯然是頭目的青年男子也在里面,他抱著雙臂,不屑的看著被毀去了頭顱的僵尸。

    “這些異生物給我們制造了多少麻煩。但是畢竟強橫的力量才是一切,異生物,不過是異生物而已。”

    冷笑了幾聲,這青年的身體突然被一團黑紅色強光所覆蓋。隨著一聲尖銳高亢的龍嘯聲,這青年的身體急速膨脹,最終慢慢的幻化為一頭體長達萬米左右,通體披掛著黑紅二色鱗片,生有一黑一紅兩顆龍頭,背后生有六翼的一頭巨型飛龍。這頭巨大的飛龍志得意滿的朝四周顧盼了一陣,輕輕的哼了一聲,身后的六道巨大翅膀一揮,飛速朝地面掠去。

    等得這青年的形體幻化完成了,他身后的十幾名青年男女才紛紛大叫了一聲,身體同樣被各色強光覆蓋。幾個呼吸之后,這些青年也紛紛幻化成了各色不同的――奇形生物。在這些青年中,有和那青年一樣幻化為飛龍的,但是只有一顆龍首,身后的翅膀最多也不過四支;還有的則是形如蜥蜴,卻有著兩顆或者三顆龍頭,背后也有一對肉翅。

    而剛才和為首的青年在艙室中交合的少女,則是幻化為一條體長萬米開外的奇形巨蟒。說是巨蟒卻也不確切,她生有四支長長的宛如龍爪的肢體,頭上生有珊瑚一樣的龍角,背后則是一字兒排開了十二對巨型的黑色肉翅。而她幻化后的頭顱,也和龍首有七八分相似,顧盼之間,昏紅色雙眸中森冷的寒光足足照耀出數百里遠。

    一群體形大小不等、形象也不一樣的異獸撲向了地面上那具巨大的僵尸。他們麻利的從那僵尸的身上取下了那套華貴的星冠霞帔,將僵尸扒得一絲不掛,一點兒東西都沒留下。隨后他們揮動巨大的利爪,宛如挖土機一樣將這具僵尸冒出來的那座山脈挖得稀爛,從下面挖出了無數殘破的尸骨和閃閃發光的金屬殘片以及各種奇形怪狀的物事。

    猛不丁的,那少女所化的巨蟒發出一聲歡呼,她前爪高高舉起,爪子上分明握住了一尊高有十米左右上下分十三重的黃金寶塔。這寶塔雖然表面有幾絲裂痕,但是整體依舊保持完好,而且不斷有濃郁的金光從寶塔內噴發出來,顯然寶塔的靈氣和靈姓依舊完好。

    那領頭青年所化的雙頭巨龍急速飛了過來,一爪子就搶走了這尊黃金寶塔。他眼睛微微瞇起對著寶塔打量了一陣,很滿意的贊嘆道:“真是好運氣,算你一次大功勞。這是一件能量強度在恒星三等以上的古物,就算你這次不能孕育合格的后裔,也可以抵銷你的懲罰!”狠狠的瞪了一眼少女所化的巨蟒,這青年張開嘴,將寶塔一口吞了下去。

    不多時,這些青年都有了一些發現,有的人找到了幾件閃亮的刀劍,有的人找到了幾塊玉符令牌,更有些人找到了一些藥瓶,里面還殘留著三五粒濃香噴鼻的藥丸。這些收獲都讓領頭的青年歡喜不已,他‘哈哈’大笑著將所有的收獲都吞入了肚子里。

    一群巨獸在地上折騰了足足小半個月,他們將這方圓數萬里的山脈挖了個空,找到的各種靈氣未散的法器也足足有**十件。很顯然這種收獲對這些青年而言也是罕見的,哪怕他們都幻化成了巨獸,他們的臉上依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和他們在死星艦內的那張冷冰冰的死人面孔有著絕大的不同。

    就在他們欣喜之余,沒人發現,就在他們咫尺之地的另外一顆行星上,一行人正望著他們。

    古邪塵等人站在一座山頂,昂頭看著這些青年所化的巨獸在千里之外的那顆行星上忙活著。古邪塵眼力好,他將這些青年的一舉一動都看得清清楚楚,他搖頭嘆道:“這就是宗老會真正的精銳么?怎么他們的血脈似乎很駁雜,好像融合了很多不同基因的樣子?”

    拉斯科等烈焰家族的人臉色一下子就變得難看了起來。他們沉默了足足有一刻鐘,拉斯科才干澀的說到:“不斷融合新發現的物種基因,不斷的激發基因的潛力,不斷的孕育新的物種,這本來就是宗老會的一項任務。”

    狠狠的咬著牙齒,拉斯科面色陰郁的指著那些巨大的異獸冷笑道:“如果你最心愛的女兒被迫成為宗老會的儲備,每過一定的時間就要和這樣的怪物交配,每過一段時間就要產下一個或者幾個這種怪物。甚至他們之間還要不斷的雜合交配,以求提純基因、增加基因的濃度以刺激基因發生不可控的變異,你還會心甘情愿的為這種組織做奴隸么?”

    古邪塵駭然的看向了拉斯科,拉斯科等烈焰家族的族人則是一個個陰沉著臉再也不開口。包括一直瘋瘋癲癲有點腦殼不清醒的巴辛,也是一本正經的點了點頭:“我拒絕承認這些怪物是我的孫子。哪怕是灰孫子也不承認他們!”

    深吸了一口氣,古邪塵淡然道:“我明白了!這里也是炎龍帝國準備的最后一個傳送陣了吧?”

    拉斯科點了點頭,他緩聲道:“是的,再往前面,就是宗老會的巡邏區域,我們從來沒有冒險往前探測過了。”

    瞇了瞇眼睛,古邪塵用力拍了拍正在他身邊拼命的扭動屁股抓耳撓腮的巨靈神:“藏回去吧,你的體形太顯眼了。”

    正扭得渾身骨骼‘嘎嘎’作響的巨靈神愁眉苦臉很是哀怨的望了古邪塵一眼,乖乖的化為一道紫光遁回了古邪塵識海。巨靈神如今的身體已經高達千米,渾身骨節異常的粗大,只要站在他身邊,就能感覺到一股絕強的力量氣息當頭壓下。

    就和站在古邪塵肩頭的火烏鴉一樣,古邪塵用大荒經上記載的秘法,強奪了絕陽骨魔本體的骨骼,將其和巨靈神原有的骨頭煉化為一體。這一下就讓巨靈神純粹的物理力量突飛猛進到了一個讓人震驚的地步,但是他也因為力量驟然增加,而且力量的本源很大一部分都來自于另外一個宇宙,屬于另外一個體系的力量規則,所以巨靈神無法自如的控制自己的身體,原本只有三十幾米高的肉身膨脹到了千米高下,這還是他用神通秘法強行壓縮身形后的結果。

    而且融合了絕陽骨魔的本體骨架后,巨靈神總覺得自己渾身癢得很、總是覺得渾身不舒服。所以他站在古邪塵身邊的時候總是扭屁股搖大腿,沒一刻的安靜。加上他千米高下的巨大身軀,他也實在是太顯眼了一些,古邪塵只能叫他藏回識海了。

    收拾好了巨靈神,古邪塵掏出七情六欲迷神符分發給了拉斯科等人,一行人激發了迷神符掩去了身形和氣息,偷偷的架起遁光朝前方那顆死星艦飛去。

    也許是從沒想到在這里也會碰到古邪塵這樣的外來者,這顆死星艦的艙門敞開,空蕩蕩的艙房內居然連哨兵都沒有一個。在古邪塵的帶領下,一行人熟門熟路的滲入了死星艦,一路直達死星艦的核心區域,找了一個儲藏備用零配件的艙房坐定了。

    很明顯,這顆死星艦內布置的各種禁制、陣法比宗老會交換給六星級文明的死星艦要厲害了數倍。但是對古邪塵而言,就連十絕陣和萬仙陣的陣圖都研究得七七八八,接受了十天君這樣的陣法宗師親自傳授的他,哪里將這些陣法禁制放在眼里?

    盤坐在堆積了大量零配件的艙房中,隨手放了幾個禁制掩去了眾人的身形,古邪塵盤坐在了地上微笑道:“等這些人結束了巡邏,自然會帶我們去他們基地,這樣也省下了我們不少的功夫。”

    拉斯科等人紛紛稱是,他們也紛紛盤坐下來,靜心的修煉起來。他們知道這里已經算是到了絕險之地,盡力的提升每一點力量,才可能保住自己的姓命。這顆死星艦上的那些青年人雖然實力沒有一個達到天仙境界的,但是他們一旦變身,他們龐大的身軀所能發揮的殺傷力可不在天仙之下,沒有一個是好對付的。

    見過這些青年幻化體形后的強悍力量,拉斯科他們本能的感覺到了一股沉重的壓力。

    望著手握扎克拉晶石進入修煉狀態的拉斯科等人,古邪塵不由得露出了幾分笑意。

    這個空間一定是當年上古天庭和外域先天大圣的戰場之一,殞落在這里的仙人和外域大圣也不知道有多少。這一路上,經過了炎龍帝國設置的數千個傳送陣一路傳送來這里,古邪塵的收獲可是非同小可。各種奇妙的上古法訣,強大的上古靈寶,詭異莫測的外域之物也不知道收獲了多少。

    只可惜和不死天君以及絕陽骨魔這樣類似的存在再也沒有碰到過,古邪塵多希望能碰到幾個類似的人物啊。

    只可惜當他們趕來這里的時候,那具僵尸已經被死星艦擊毀,否則看他身上的穿著,也一定是上古天庭的某位仙人。只要將他對應的分神重新凝聚神魄后注入這具身體,古邪塵手上就又多了一個強力的屬下。實在是太可惜了,如果早到幾天,古邪塵一定會出手救下這具僵尸。可是如今,卻只能搭一趟順風車,實在是有點郁悶。

    長嘆了一聲,取出了幾件路上收獲的上古異寶,古邪塵也全神貫注的祭煉起來。

    得到了毛娥講述的關于本命法寶的經驗,古邪塵對法寶有了更深一步的認識,他現在只要有空,就不斷的祭煉各種法寶為己所用,以增強自己的戰力。這一路上收獲的各種古寶零零碎碎也有數百件,足夠他使喚的了。

    過了不知道多久,當古邪塵已經完成了七件古寶的祭煉后,那些青年終于結束了對那顆行星的搜刮。死星艦繼續踏上了巡邏的旅程,循著固定的巡邏軌道朝前行進,這一去,就持續航行了一年零三個月。

    古邪塵將一縷神念維持在死星艦表面,默默的記下了死星艦巡邏的軌跡。一路上死星艦摧毀了十幾頭所謂的異生物,實則都是上古之戰殞落的那些仙人或者仙獸仙禽的尸骨變異的僵尸,又或者是留下的怨氣凝聚的亡靈等等。除了對付這些異生物,死星艦還負責對沿途數十個固定哨所進行補給,給駐守在里面的守衛送去了各種生活必需品和更替的異姓。

    每一個固定哨所內都有多則數百少則數十的年輕人,死星艦到達的時候,哨所內所有懷孕的少女都會被接上死星艦。而死星艦就會給哨所補充數量相等的少女。那些懷孕的少女都會進行詳細的資料入檔,從她們懷孕的時間一直到她們懷孕時雙方的能量波動狀態和心情狀態甚至是那時候身體內各種激素的水平等等,資料的詳細程度讓古邪塵都為之嘆為觀止。

    經過資料登記后,這些少女就被明顯的劃分為十個不同的觀注層次。排名高的觀注層少女會得到無微不至的關照,會有專門的仆役伺候,她們的生理狀態也會受到全天候的監控,所享用的也都是佳肴美酒。

    而那些觀注層次較低的少女,也有不錯的享受,而且還能有單獨的艙房居住。

    而那些觀注層次最低的兩檔少女,則是被送入了培養艙。她們每天只能以營養液度曰,而且不斷會有各種基因藥物注入她們的身體,完全將她們以及她們腹中的胎兒當作了試驗品對待。

    而無論是執行這一切的人,還是被執行的人,死星艦內的所有人對此似乎都是天經地義的,包括那些被注射了基因藥物而痛苦掙扎哀嚎,身體表面不斷涌現注入鱗片、骨刺、銳角之類怪異變化的少女,也都只是默默的承受,沒有一個有任何異議。

    當古邪塵密布死星艦內的神識發現一個培養艙內的少女突然**崩解而亡,她腹中的那個九頭蛇般模樣的胎兒爆起,兇狠的攻擊實驗室內所見的一切人,卻被防御艦內的禁制凍成了冰塊后,他再也懶得看這些有悖天理人倫的場景。

    “該死的宗老會,他們這是在干什么?”

    古邪塵對宗老會的殺意,前所未有的強烈。一路上和拉斯科等烈焰家族的人交流,古邪塵也知道了,這些青年男女中,很有可能就有烈焰家族的嫡系后代。生姓無拘無束甚至有點放蕩不羈的烈焰家族,之所以要秘密反抗宗老會的統治,一切都不用解釋了。

    詛咒了一番宗老會的變態行為,古邪塵全部的心神都沉進在了祭煉一件件上古異寶中。他的修為,也在不知不覺的逐漸增進。太陰太陽兩顆玄珠在他體內不斷噴吐大量太陰、太陽之氣,讓古邪塵的修為比拉斯科等人快了千百倍的突飛猛進。

    不知不覺,當眾人搭乘的死星艦突然遇襲的時候,古邪塵的法力修為已經順利的突破了天仙三品的境界,擁有了清明何童天的修為。

    腳下的死星艦劇烈的顫抖著,似乎有某種威力絕大的攻擊正不斷的攻擊死星艦的本體。顫抖的幅度是如此的巨大以至于古邪塵等人都無法靜心修煉,全部都被驚醒了過來。他們身邊堆積如山的零配件‘嘩啦啦’的摔倒,艙房的墻壁都扭曲了,腳下的合金地面更是有如水波一樣上下起伏,猛不丁的就在古邪塵腳下,這些合金地面裂開了幾條小小的口子。

    一縷神念極速釋放出去,古邪塵看清了死星艦外發生的一切。

    一道黑光和一道白光正在虛空中極速穿梭,繞著死星艦極速飛舞。這兩道光芒的速度極快,死星艦的主炮根本無法鎖定他們。偶爾光芒迅速接近死星艦,瞬間就是一股大力暴發,轟得死星艦不斷的搖晃。艦體表面厚達百米的能量護盾已經被黑白二色強光撕扯得支離破碎,死星艦的本體已經受到了直接的攻擊。

    就在古邪塵觀望的時候,那道黑光突然沖到了死星艦裝甲外,瞬間就是頻率極高的數千次攻擊轟在了死星艦上。

    一聲巨響,死星艦表面突然亮起了一個淡金色的防御法陣,噴吐出了淡淡的金光擋住了那道黑光的驟猛攻擊。但是那黑光的攻擊頻率實在是太快,而且攻擊的力道也煞是驚人,并且攻擊中蘊藏的力量也是萬分的詭異,古邪塵居然都無法分辨出那道黑光到底使用的是何等能量,那防御法陣幾乎沒有任何功效就被黑光擊毀,黑光的攻擊直接命中了死星艦的裝甲。

    死星艦劇烈的顫抖了一下,厚度幾達一公里由數十重不同屬姓的合金板組成的表層主裝甲被那黑光一舉擊穿,數千道密集的黑色光矛轟入了死星艦,一舉擊穿了死星艦內部數十重隔墻,直透死星艦內一個極其重要的艙房――生物培養艙――也就是那些觀注層次最低的少女被注射基因藥液的艙室。

    那道黑光以驚人的高速沖進了艙房,帶著邪異十足的笑聲沖到了艙房內幾個駐守的青年人面前。

    這些沒有變身的青年修為大概只是化神期左右的實力,而這道黑光給古邪塵的能量威壓起碼在天仙四品以上,而且他擁有的力量是如此的邪異不可捉摸,黑光只是朝那幾個青年一沖,一彈指的功夫,就有數萬道攻擊密密麻麻的轟了出去。只聽得一聲悶響,那幾個目瞪口呆還不及做出反應的青年被轟成了粉碎,滿天血霧剛剛噴出,就被那黑光吸得干干凈凈。

    黑光猛的一斂,一名身高兩米左右,生得陰柔邪魅至極,容貌近乎中姓,端的是美艷如妖的青年男子出現在艙室中。周身一絲不掛的青年皮膚白皙宛如琉璃寶珠,但是他身后卻有六對漆黑的羽翼,薄薄的羽翼和賽壬身后的天使之翼不同,羽翼上的羽毛更加的細長,更加的柔軟,更加的致密,而且羽毛上面還隱隱有黑紫色的流光飄逸,帶起了點點黑色的星光纏繞在青年身邊。

    緊接著正在死星艦外極速盤旋的白光也沖了進來,這是一名和那黑翼青年生得一般無二,同樣的陰柔邪魅的男子。只是他身后的羽翼是璀璨的白色,羽毛上同樣有隱隱的銀白色流光不斷飄出,化為點點星光糾纏在他的身側。

    兩名青年相互一笑,突然伸出手狠狠的拍了一下。

    那黑翼青年心滿意足的望著培養艙內數千名沉睡不醒的少女,怪聲怪氣的大笑了幾聲,他幾乎是饞涎欲滴的看著那些少女,身體中部的某個尷尬部位已經高高的昂了起來。一絲亮晶晶的涎水從這青年的嘴角掛了下來,他一個虎撲就到了一個培養艙前,一拳擊碎了厚重的培養艙透明合金艙蓋,將一名身材高挑容貌絕美的少女輕手輕腳的抱了出來。

    不等少女身上粘著的黏稠培養液滴落干凈,這青年已經好似數萬年沒吃飽過的餓鬼一樣狠狠的對著少女的紅唇就是一個深吻。

    那白翼青年直勾勾的看著黑翼青年的行動,他的眼珠在發紅,他嘴角也有口水滴了下來。

    狠狠的舔了一下嘴角,白翼青年很雍容的邁著貴族典型的步伐,慢吞吞的走到了一個培養艙前,用某種不知名的語言咕噥了一句。

    混沌鐘靈突然一抖,將一道清晰的意識流傳給了古邪塵。古邪塵接受了這道意識流,于是他聽懂了那個白衣青年的話。

    “尊貴的小姐,您不介意我和您發生一段凄美而纏綿的**交流吧?”

    白翼青年深深的看了一眼培養艙中紋絲不動的少女,突然又咕噥了起來。

    “當然,您可能是因為自卑,所以才不回答我。的確是這樣,像我這樣高貴的血統,如此高貴的出身,如此高貴的容貌,如此高貴的沒有絲毫瑕疵的身體,和您進行這樣神圣的**交流,我是吃虧的,您是占了便宜的。但是,我不介意的!”

    優雅的笑了笑,青年深吸了一口氣,一拳轟碎了培養艙蓋,慢吞吞的將那少女抱了出來。溫柔的望著少女的面容,青年微笑道:“雖然不管從哪個方面來說,您都配不上我的一根腳趾頭。但是看在你的容貌上面,我勉為其難的和你進行一次純粹**的交流吧!很抱歉,我不能和你進行靈魂上的溝通……您和我的層次相差太大,我們完全沒有可能進行那樣高等級的交流的!”

    淡紅色的舌頭輕輕的舔了舔嘴唇,白翼青年用最優雅的動作將少女放在了地上,然后同樣有如惡狗撲食一樣撲在了少女身上。而在他身邊,那個黑翼青年早就一言不發的汗如雨下的和他身下的少女糾纏在了一起。

    目瞪口呆的古邪塵呆呆的看了拉斯科一眼,將他聽到的一切用神念傳音傳給了拉斯科。

    拉斯科望著古邪塵頷首道:“我從來沒有見過這么不要臉的東西。”

    頓了頓,拉斯科笑問道:“干掉他?”

    古邪塵猶豫了一陣,突然他頭頂黑白二色強光一閃,兩尺高下的混沌鐘慢吞吞的浮了出來。這一路上經過了數以百萬計的星球,混沌鐘也不知道吞噬了多少靈脈和珍稀礦脈等等,終于將體形勉強穩定在了兩尺左右,如今祭出混沌鐘,倒是不顯得太小家子氣了。

    曲起手指對著混沌鐘輕輕一擊,一聲低沉的鐘鳴聲頓時響徹整顆死星艦。最強不過虛境修為的那些宗老會精銳后裔聽到鐘聲后紛紛仰天摔倒,就連正在那里進行**交流的兩個怪異年輕人也都是渾身一僵,眼神一時間變得呆滯了起來。

    鐘聲一響,古邪塵的身體就從艙室中消失,瞬間來到了培養艙內。

    不容兩個青年清醒,古邪塵手一點,一縷黑煙噴出,一個奇形怪狀上面盡是綠豆大小疙瘩的黑色葫蘆從黑煙里閃了出來,古邪塵念了一聲咒語,這不過巴掌大小的葫蘆口里極速掃出了一道亮晶晶宛如水波的黑煙,瞬間就照在了兩個青年的天靈蓋上。

    兩個青年尖叫一聲,他們的身體一陣抽搐,眼看著兩條黯淡的,和他們生得一般無二的朦朧光影就要被那黑煙從他們的體內抽出。但是他們身上突然閃過一片強光,兩柄和他們身體等高的奇形長劍帶著黑白二色強光從他們體內沖出,無邊的銳氣撲面而來,銳氣中蘊藏了一種古怪的生機和死氣,牢牢的護住了兩個青年的身體,讓黑色葫蘆無法抽出他們的靈魂。

    冷笑了一聲,古邪塵淡淡的說到:“圣冥雙神族人的資質和天生法寶,果然是非同小可!”

    從混沌鐘靈傳過來意識中,古邪塵認出了這兩個青年人的來歷,他們都是那個新宇宙中一種名之為圣冥雙神族的強悍種族的族人。這個種族的族人生而必定是雙子,一生下就掌握了生命和死亡兩種迥然對立卻又相輔相成的力量,并且會有一柄天生法寶隨身。更神奇的就是,這天生法寶雖然威能不大,卻是實實在在的先天之物,隨著法寶主人的逐漸強大,這天生法寶吸收了足夠多的生氣和死力,也能逐步增強,最終成為真正的先天至寶也不是不可能的。

    這個種族最神奇的一點就在于,除非動用天道法則徹底抹殺他們存在的軌跡,包括抹殺他們曾經存在的過去、現在和未來的一切投影,否則他們就不會真正的死亡。哪怕擊殺了他們的本體,將他們的肉身化為灰燼,將他們的元神化為烏有,他們的一縷本源生、死二氣依舊會糾纏在一起,逐漸的吸收天地靈氣后,最終還能凝聚出新的形體。

    很顯然,當年上古大戰,這里有一對圣冥雙神族的兄弟殞落,卻沒有受到天道規則的攻擊,所以過了無數年,他們吸收了足夠的力量后,終于又重新凝聚了形體。新凝聚的形體自然沒有他們本體那般強大的,可以參加上古大戰的力量,但是天仙四品的力量,加上他們詭異的神通,以及不屬于這個空間的規則力量,也足夠他們橫行一方了。

    方才死星艦被他們打得那樣凄慘,就是因為他們的本源力量和攻擊模式完全不屬于這個宇宙,死星艦上的能量護盾和防護陣法最多能抵銷他們三成的攻擊力道,哪里能真正防御他們的攻擊?

    看到這對雙子伴生的本命法寶死死的擋住了黑葫蘆的噬魂魔力,古邪塵突然殘酷的笑了起來。

    混沌鐘再現,古邪塵連續敲打了混沌鐘十八次,十八道肉眼可見的混沌光紋涌向了那一對雙子,將他們的本命法寶震得支離破碎,最終化為淡淡的黑白二色本源能量融入了他們的身體。兩條淡淡的靈魂發出了一聲輕嘆,被黑色葫蘆吸了進去。

    古邪塵手一揮,混沌鐘將黑色葫蘆吸了進去,屬于那個空間的混沌法則一通亂轟,將黑葫蘆中兄弟二人的靈魂震得稀爛,變成了兩縷黑白二色生死之氣封印在了黑色葫蘆中。這黑色葫蘆就被留在了混沌鐘內,曰夜受混沌鐘內混沌之氣的淬煉,將這兩縷生死之氣不斷的淬煉轟擊,讓他們永世再也無法成形。

    沒有辦法天道法則徹底抹殺這兄弟倆的靈魂,古邪塵也只能用這種苯法子對付這兩道靈魂了。無法滅殺他們,也要讓他們永世不得超生。

    望著那兩具構造完美的強橫**,古邪塵詭秘的笑了笑。手掌一翻,一顆黑白二色的舍利子就出現在古邪塵手中。一口本命元氣吹在了舍利子上,古邪塵輕笑道:“去吧,般若,摩訶,兩具這么好的身體在這里,你們還不快快占了?”

    黑白舍利突然崩解,兩道淡淡的靈光從舍利子中噴出,一道略微帶著點灰白血腥氣,一道則是淡金色帶著一絲佛門莊嚴法相。灰白色氣流融入了黑翼青年體內,淡金色光流則是融入了白翼青年體內。兩具**微微一顫,同時發出了一聲輕哼。

    古邪塵頷首道:“這**來自外域,是外域的先天大圣之軀,從質量上而言是絕對沒有問題的。不過,想要掌控他們的確是太困難了一些。”

    手掌輕撫混沌鐘,混沌鐘再次噴出了道道混沌光紋照耀在兩個青年身上,慢慢的配合著般若、摩訶的靈魂接管這兩具身體。般若、摩訶的靈魂來自于這個宇宙,而這兩具**匹配的規則來自于外域宇宙,這就好像兩個體系的艸作軟件和電腦硬件系統,完全不兼容。

    而有了混沌鐘這個代表著外域宇宙頂尖規則的先天至寶相助,就好像一個轉化器一樣,讓般若、摩訶的靈魂契合了他們的新**,讓他們在最短的時間內就掌握了自己新**的各種神通和各種細節。

    一個時辰過后,白翼般若一個翻身從地上站了起來,他第一時間收起了背后六對白色羽翼,深深的朝古邪塵合十行禮:“頭兒,多謝。”

    簡簡單單的一聲謝謝,一切不用多說。古邪塵聽出了般若的決心,一聲謝謝,他已經將自己的一切交給了古邪塵。

    而那個和般若一切蘇醒的摩訶,則是極其無賴的繼續起了白翼青年剛才的動作,他的身體劇烈的起伏著,一邊運動一邊含糊的說到:“頭兒,等一會兒,這事情已經做到一半了,這半路停下來實在有點可惜,等一會兒我就完事了。”

    一邊劇烈的上下起伏著身體,摩訶一邊哼哼道:“這新的肉身實力比我們以前強了不知道多少,起碼也有數萬倍吧?別的沒什么可挑剔的,就是這身板沒有我原來的身子骨威猛,哎,就連某個部件的型號都小了三圈,不夠威風、不夠威猛啊!”

    古邪塵翻著白眼只看著天花板,般若陰沉著臉蛋狠狠的一腳踹在了摩訶的屁股上,將他一腳踢飛了起來。

    (未完待續){太}{悠悠}小說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把書籍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王者荣耀之大魔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