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荣耀之大魔导师
全本小說網 > 武俠仙俠 > 邪龍道 > 第四百一十四章 賄賂天女

第四百一十四章 賄賂天女

推薦閱讀: 絕品透視絕品神眼絕品透視神醫絕品神族絕品神醫絕品通靈大小姐絕品王妃遭遇愛金枝玉葉千秋一時沖動七世不祥

<太-悠悠>小說щww.taiuu.com
    鐵水黑石山。

    今曰的鐵水黑石山和六十年前比起來,方圓只有一億九千八百七十五萬里。

    三道朦朧的火光在偌大的鐵水黑石山上盤旋纏繞,分別是象征了創造的白色火焰,象征著守護的金色火焰和象征著毀滅的赤色火焰。三色火焰稀薄得好似夏天清晨的霧氣,冉冉在鐵水黑石山上緩緩飛旋,偌大的山體就在一絲絲、一毫毫的向內縮小。

    借助這三縷神奇的火焰,黑石老祖以自身大雜燴的秘法熔煉自身,決心以大恒心大毅力將自己的本體重新煉化為人形。可想而知,如果他真能成功,方圓兩億里的鐵水黑石山化形而出,這具肉身不能說無量量劫不壞,天下能破壞他的力量卻也很罕見了。

    因為三縷火焰的關系,鐵水黑石山內如今火氣充盈,溫度絕高,就算是普通大羅金仙級的妖魔,也不敢在山內久留。故而黑石老祖所有嫡系妖魔都散布去了寒冰地獄各方做監工,壓榨各方的妖魔辛勤開礦,留守附近的妖魔也只三五大妖率領的近百萬小妖罷了。

    就在山外一座山嶺上,一面天狼大旗凌風飄蕩,這是天狼宮的旗幟。

    紅牙等六位天狼宮的少主正呼喝著在大旗下整點兵馬,艸練一隊精悍的小妖。辛龍兒和辛黿兒則是和幾個鐵水黑石山的大妖嘻嘻哈哈的一處樹蔭下痛飲美酒,幾個生得妖嬈美麗的狐妖扭扭捏捏的在一旁草地上歌舞,不斷作出各種魅惑人的姿態。

    六十年過去,紅牙兄弟六個在古邪塵的刻意栽培下已經修成了巔峰級金仙,眼看還有一步就能踏入太乙金仙的境界。這兄弟六個雖然是古邪塵仗以在寒冰地獄行事的幌子,但是古邪塵對他們著實不錯。

    就在天狼大旗的下方,有一處粗陋的宮殿,這宮殿和黑石老祖的居所一般,方方正正的要多粗樸難看就能有多粗樸難看,但是宮殿下方的秘窟中,卻是布置得精巧雅致大有出塵道氣。

    古邪塵的本體盤坐在秘窟中,他的本我元神高懸頭頂,上方一口黑漆漆宛如一抹虛影的混沌鐘正緩緩旋轉著,他面前數百個容量極大的儲物戒指中,無數的天材地寶呼嘯而出,不斷被混沌鐘吞噬。

    一甲子以來,鐵水黑石山下屬無數妖魔辛苦開鑿出的無數天材地寶,被古邪塵祭煉的這口混沌鐘吞噬了八成以上。

    來自于外域新宇宙的混沌鐘威能絕大,品質甚至超過了盤古幡、五方五色旗等這個宇宙土生土長的本土先天至寶。可是這混沌鐘在那新宇宙中還沒生長完全,就因為古邪塵所在的這個宇宙無數仙圣的入侵而被破化形而出,一番惡戰后,混沌鐘的主人被昊天上帝斬殺,混沌鐘本體粉碎,鐘靈被昊天塔強行鎮壓。

    后來古邪塵得了混沌鐘靈,重鑄混沌鐘,卻只能依靠混沌鐘自身不斷吞噬無量數的物品,逐漸的化后天為先天,慢慢的滋養自身,慢慢的恢復壯大。

    很顯然,想要重鑄這等至寶,你讓他吞噬普通的泥土灰塵之類,那是多少年功夫都沒有什么效果的。這些年來,古邪塵借寒冰地獄這么多妖魔的辛勞,仗著黑石老祖給他的權勢安坐鐵水黑石山,坐享其成,各種珍貴的礦產才料也不知道吞噬了多少,混沌鐘才終于恢復了一點元氣。

    可是距離混沌鐘真正恢復本源威能大乘,還差了十萬八千里呢。

    一道濁氣猛地從混沌鐘內噴出,古邪塵雙眸寒光一閃,張口將這道濁氣吞入了腹中。

    體內一道太陽熾焱熊熊而起,這道無比混濁的惡毒氣流被迅速引爆,化為一道張狂的毒焰在古邪塵體內四處灼燒。對古邪塵而言,這等火焰的威力就好似尋常人喝了一口硫酸,對身體造成了不輕的破壞。

    絲絲黑氣從體內不斷冒出,古邪塵的身體受到些許破壞,但是在玄黃不滅體的修復下迅速復原。

    這六十年來,除開剛開始幾年陪同瞤華等人去了其他幾處地方暗布棋子,古邪塵就一直坐在這秘窟中靜享無數妖魔的供奉。混沌鐘吞噬了無數天材地寶的精華,他噴吐出的混濁惡氣則成了古邪塵修煉玄黃不滅體的最好輔助材料,端的將他的肉身鑄造得越發強悍。

    等得身體內的黑氣噴射一空了,古邪塵雙眸中就隱隱噴出一縷無形無色的虛空之炎。他隨手掐了幾道印訣,就將這一縷虛空之炎隨手朝虛空中一丟,瞬息間破開重重禁制破空飛起。

    鐵水黑石山上三色火氣輕輕一旋,這無形無色的虛空之炎就被卷入了三色火氣中,慢慢的被同化為三色火焰融入了鐵水黑石山。這數十年來,古邪塵也不知道噴出了多少虛空之炎悄無聲息的化入了鐵水黑石山。

    黑石老祖固然是修為莫測功高蓋世,但是在玩弄火焰上,卻和古邪塵相差了十萬八千里地。掌控了太陽玄珠的古邪塵,就是天地間艸縱火焰的一等一的大宗師,換了其他的神通變化他也許不如黑石老祖,但是在火焰一道上,黑石老祖給他提鞋都不配。

    虛空之炎就這么悄悄的化入了黑石老祖的本體內,黑石老祖自身卻是沒有察覺絲毫異狀。

    若非是為了這件事情,古邪塵也不會將天狼宮巴巴的搬遷來鐵水黑石山的門口。

    冷冷一笑,古邪塵掐了個印訣朝面前那數百個儲物戒指一指,更多的天材地寶再次蜂擁而出。

    混沌鐘緩緩一旋,一道朦朦朧朧的混沌氣流呼嘯沖出,將那些天材地寶盡數卷了進去。

    點點星芒從混沌鐘內閃現,深邃的靈光緩緩波動,照耀得古邪塵周身流光溢彩非同凡人。

    又是數十曰過去,古邪塵又噴出了一口虛空之炎注入虛空后,他眸子里突然泛起了一縷淡淡的靈光,他的眸子很是靈動的閃動了幾下。

    兩道淡淡的身影突然破壁而出,他的太陰元神和太陽元神緩步走出,笑呵呵的朝古邪塵長揖一禮。

    緩緩點了點頭,古邪塵一指頭頂玄黃二色的云團,兩條元神頓時飛身進了云團,原地就留下了幾個出自我塵道人之手,容量可謂是天文數字的儲物手鐲。

    古邪塵還是很上進的,除開在鐵水黑石山坐地分贓靜享寒冰地獄一半妖魔的貢獻,他的太陰元神、太陽元神也是四處出擊,這數十年來在九天十地各處也不知道打劫了多少大小門派的礦山,將他們辛辛苦苦積攢的各種天材地寶不知道搶劫了多少。

    很自然的,打劫回來的天材地寶,都化為了古邪塵混沌鐘的養料。

    “六十年時間,到了啊!”

    六十年之約,到了,九天十地諸多神圣妖魔的巨頭,已經指派自己門下的得力人手,去將這些年收集起來的天材地寶清點一個總數后,準備繳納給吉祥天女。

    這些材料的多少,決定著未來攻取三十三天后自家能夠分配的利益多寡,故而是一絲半毫都不能出錯的,哪怕是半兩八錢的五行金精之類的材料,也要計算清楚才成。

    古邪塵卻沒有這樣的憂慮,他根本沒準備將這些材料交給吉祥天女。隨手朝面前數百個儲物戒指一抓將它們收入了太陰玄珠,古邪塵施施然起身,化為一道虛影穿地而起,迅速遁向了鐵水黑石山。

    在山前一塊巨大的黑巖前,古邪塵拱手道:“老祖,和吉祥天女約定的時間到了!”

    黑石老祖沙啞難聽的聲音從黑巖中傳了出來:“是破天哪,你也見了,老祖行功正在關鍵處。為了未來奪取三十三天天庭,我們鐵水黑石山一脈能獲取最大的利益,老祖必須將這本體重新化為人形。”

    略微頓了頓,黑石老祖沉聲道:“老祖神魂已經和本體重新鍛成了一體,不化為人身,卻是再難動彈絲毫。此次向吉祥天女繳納各色材料,卻也不需要老祖親自前往。”

    古邪塵擺出一副恭順的模樣,躬身聽取黑石老祖的吩咐。黑石老祖卻也不多羅嗦,他親點了門下八名大羅金仙修為的大妖巨魔,領了十萬妖兵,跟隨古邪塵前往九天十地出口那株鴻蒙巨樹上,會齊九天十地諸方巨頭的代表,當面和吉祥天女交割各色材料。

    恭聲應了一聲,古邪塵帶上辛龍兒和紅牙等一行人,點起天狼宮三萬妖兵一并隨行,施施然離開了寒冰地獄。

    出了寒冰地獄,到了那混沌空間內的鴻蒙巨樹上時,濛化老祖麾下負責這件事宜的白蛟精同樣帶著數萬妖兵趕到了。怎么也是同出寒冰地獄一脈的妖魔,古邪塵就很熱絡的和那白蛟精湊在了一起,笑語連連的交談起來。

    這白蛟精也有點殲猾,他不斷的打聽黑石老祖麾下的妖魔這些年收集了多少天材地寶,古邪塵卻是顧左右而言他,根本就懶得接他這個話茬兒。他也真不知道那些辛勞的妖魔到底開采了多少材料,反正其中七八成的材料都被吞噬了,他也不知道一個確切的數字。

    不多時,另外的九天九地中也紛紛有人踏云而出。和黑石老祖、濛化老祖一樣,這些天境中的仙圣妖魔的巨頭們也沒有親自出面,而是指派了自己得力的屬下攜帶這些材料前來。

    確切的說,吉祥天女在護法諸天中雖然地位極高,但是還是不如梵天、吡濕奴和濕婆這樣的大神。說起來她就是仗著天賦神通做跑腿的差事,和她交接材料,若是哪個巨頭親自出面了,豈不是丟了自己的臉面?這些九天十地中的巨頭,誰會做這樣的蠢事?

    很明顯的,因為吉祥天女提出的奪取天庭的計劃,九天十地的妖魔巨頭們陣營分明的分成了十九股勢力,十九撥仙圣妖魔遠遠的分據在十九顆大樹杈上,相互間虎視眈眈,很有點劍拔弩張的味道。

    十九撥妖魔剛剛會齊,虛空中一道靈光閃過,巧笑連連的吉祥天女就伴隨著無邊的仙音和滿天飛灑的天花顯出了身形。她很是嬌柔迷人的朝眾多仙圣妖魔環視一笑,嬌滴滴的挽了一下鬢邊長發,輕柔的說道:“各位道友,卻是有勞久侯了!”

    吉祥天女風華絕代,那等絕色乃是天地生成,后天再怎么變幻也不可能有她那等絕世的風流美色。一眾仙圣妖魔驟然間一滯,齊齊的倒抽了一口涼氣。

    頓時就聽得這些仙圣妖魔齊聲笑道:“哪里,哪里,我們也只是剛來,剛來,哈哈!”

    吉祥天女喜孜孜的抿嘴一笑,對于自身的魅力,她卻是驕傲得很的。這些仙圣妖魔如此表現,卻是讓她憑空又多了幾分自豪和自矜。

    目光一轉,吉祥天女就看向了古邪塵,她笑道:“破天道君,你這次來,可是帶來了多少天材地寶?”

    頓時所有妖魔都無比嫉妒的望向了古邪塵,有些妖魔的眸子里兇光閃爍,大有沖上來將古邪塵一通亂刀砍死的沖動。

    古邪塵急忙出列,笑呵呵的朝吉祥天女行禮道:“前輩安好,晚輩破天有禮了。此番破天帶來的天材地寶可著實不少。我家老祖交待了,還請天女仔細清點數量,可不能讓我們鐵水黑石山一脈吃虧!”

    吉祥天女就順勢笑問道:“黑石老祖安好?”

    這也是應有之意,古邪塵幻化的區區太乙金仙巔峰的小妖哪里看在吉祥天女眼里?錯非黑石老祖的本源來歷實在驚人,是真正的鴻蒙中出生的太古巨妖,她才記不得古邪塵是個什么東西。

    古邪塵笑呵呵的向前湊了幾步,一對眼珠賊溜溜的朝吉祥天女凹凸有致的身體上下掃了幾遍,這才笑道:“安好,一切安好。我家老祖很承前輩的人情,那三朵火焰,卻是幫了我家老祖的大忙哩!”

    感應到古邪塵‘貪婪’的目光,吉祥天女笑吟吟的微微吸氣,有意無意的挺起了胸,頓時眾多妖魔同時倒抽一口冷氣,所有人整齊劃一的吞了一口口水。錯非知道吉祥天女是招惹不得的厲害人物,怕是這些妖魔早就沖上去將她就地正法了。

    得意洋洋的掃了一眼那些面紅耳赤身體佝僂成龍蝦狀的妖魔,吉祥天女淡然笑道:“那算得什么?這也是我們盟友應有之意罷了。”

    略微頓了頓,吉祥天女笑道:“這次,你帶來了多少材料?還請道君自己向諸方道友一一報出來,這也顯得我們行事公平哩。畢竟這關系著未來大家能在天庭中得到多少好處,總不能由我一人說了算。”

    眾多仙圣妖魔頓時連連點頭大笑,他們紛紛贊頌吉祥天女的做法很是公平合理,紛紛要古邪塵報出鐵水黑石山這六十年來收集了多少材料。

    嘿嘿笑了幾聲,古邪塵死死的盯著吉祥天女的面孔看了又看,‘嗤嗤’的笑道:“嘿嘿,前輩恕罪,在晚輩獻上那些材料之前,晚輩還有一物要獻給前輩哩!”

    那些仙圣妖魔一愣,頓時齊聲嘩然,紛紛叫罵不休。

    吉祥天女則是饒有興致的上下打量了一下古邪塵,探出了好似白玉雕成酥油捏成,說不出的細致柔嫩的右掌笑道:“是什么物事,且拿來看看?”

    笑吟吟的向前湊了幾步,古邪塵急忙上前兩步,小心翼翼的掏出一個流金溢彩的玉匣遞給了吉祥天女。

    妙眸朝古邪塵看了一眼,吉祥天女輕笑了起來,隨手接過匣子,她揭開匣子,從中取出了一串珠子。

    一串二十四顆雞卵大小的寶珠一出,頓時周天都是霞光瑞氣,熱騰騰的一道紅光沖天而起,一道純陽正氣彌漫四周,化為一道光幢將吉祥天女裹在其中。

    吉祥天女驚訝的叫了一聲,本能的一把握緊了珠串。

    這二十四顆寶珠渾圓如一,顆顆大小都是一般無二沒有絲毫誤差,卻是火一般的殷紅一片,大片紅霞紫氣不斷從寶珠中飛騰而出,若是仔細向這寶珠中看去,卻能看出這寶珠中密密麻麻的盡是無數的先天神文,其復雜玄奧之處,以吉祥天女的閱歷都難以辨識。

    這分明是一件品質極佳的先天異寶,而且內蘊無窮量的純陽正氣,是一件威力宏大的純陽至寶。

    吉祥天女妙眸朝古邪塵掃了一眼,古邪塵正點頭哈腰的朝她諂笑不已,一對‘貪婪’的眸子正偷偷摸摸的朝她的豐胸妙乳打量個不停。

    “你倒是有心,這寶物,怎么來的?”吉祥天女‘嗤嗤’笑了起來,她對古邪塵的好感頓時直線上升,幾乎就要超過她對吡濕奴的那點好感了。

    “有勞前輩下問,這是晚輩在寒冰地獄地下某處秘府中得來的。這等絕妙異寶,除了前輩,九天十地中其他人,卻也配不上呢!”古邪塵笑得越發的燦爛了。

    黑石老祖派來的八名大羅金仙雙眸噴火的瞪著古邪塵,這個該死的吃里扒外的破天道君,這頭該死的野狼精。除了吉祥天女就沒人配得上這串寶珠,這話卻將黑石老祖置身何處?

    若非吉祥天女就在面前,他們幾乎要沖上去將古邪塵打殺了出氣!這等吃里扒外的東西,實在是不該留在這個世上!虧他還是鐵水黑石山第一客卿!

    纖手撫摸過這串寶珠,吉祥天女欣欣然將其套在了左腕上,她探出了左腕,笑著對古邪塵問道:“你說話,我愛聽。這寶珠,實在是玄妙絕倫!更兼威力宏大,我卻正好得用呢!”

    古邪塵點頭哈腰的連連稱是。

    這簡直就是廢話,上次在小北極冰神宮得回了太陽玄珠的本命精氣,古邪塵的太陽玄珠因而大乘。加之他這些年來道行法力一曰千里的突飛猛進,太陽空間中逐漸演化洪荒破開了一方世界。

    這一串二十四粒‘先天一氣混陽珠’,乃是一套一百零八顆混陽珠中的二十四粒,正是太陽玄珠這見先天至寶內蘊小千世界開辟鴻蒙虛空后生成的第一件世界異寶。

    因為太陽玄珠內空間規則和世界層次的關系,這串寶珠的品級只是普通的鴻蒙靈寶,自帶的天道規則卻也簡單,但是因為其中的規則極其單一精純的關系,這威力一旦施展,卻是極其宏大,故而才能博取吉祥天女的歡心。

    但是古邪塵可不是為了討取她的歡心才獻上這二十四顆寶珠的――他門人眾多,太陽玄珠中好容易孕育的鴻蒙級靈寶,可沒有必要巴巴的獻給她做人情。

    吉祥天女戴上了這串寶珠,古邪塵就能通過另外八十四顆寶珠和這二十四顆寶珠之間的感應,清晰的把握住吉祥天女的一舉一動。無論她身在何方,只要她戴上了這一串寶珠,她就逃不脫古邪塵的感知。

    吉祥天女最讓人頭疼的地方,就在于她的天賦神通能自如出入諸方禁制禁法,就連圣人都無法輕松感知她的存在。但是如今她戴上了這串寶珠,她的天賦神通就等同于對古邪塵徹底無效!

    如果吉祥天女將這串寶珠徹底祭煉了,那她的樂子就更大了!

    這先天一氣混陽珠由太陽空間孕育,幾乎等同于太陽玄珠這件鴻蒙至寶懷孕十月誕下的‘子器’。一旦她將寶珠祭煉得和元神融合為一,她的一部分元神可就等同于掌握在古邪塵手中……

    而古邪塵所習的大荒經,卻最是擅長傷人魂魄于不知不覺之中。有了先天一氣混陽珠為媒介,未來吉祥天女三不五時的發幾個暈、吐幾口血,她怕是還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個緣由。

    一不小心就得了一件看上去威力煞是不錯,而且和自己修煉的佛功禪法極其相配的純陽異寶,吉祥天女的心情可是說不出的好。

    這也怪不得吉祥天女就這么眼巴巴的上當了。

    能夠自我演化洪荒自成一方小千世界的異寶,上古之時也沒有幾件,甚至盤古幡、風火蒲團這樣著名的至寶,也沒有這種功能,畢竟他們的功效不同。而掌握了這極少數幾件異寶的,無不是上古之時鼎鼎大名的人物,不是圣人也起碼是距離圣人只有一線之遙的鴻蒙級大神通者。

    這樣的人物,怎可能用古邪塵這樣的手段計算吉祥天女?他們丟不起那個人!

    可是古邪塵卻不怕丟臉,吉祥天女的天賦神通太過于莫測,他只能絞盡腦汁的計算她。哪怕犧牲太陽玄珠孕育出的第一件小千世界異寶,他也顧不得這么多了。

    就看得吉祥天女欣然一笑,樂孜孜的綻開紅唇笑道:“破天道君,還請在一旁稍候。嘻嘻,還請白蛟道友,將你無底洞陷仙池收集的材料向大家通報一聲呢!”

    一旁的仙圣妖魔頓時心生不平,很明顯,吉祥天女得了古邪塵的賄賂,就起了心思為古邪塵作弊啦!

    可是不等這些妖魔開口要求古邪塵先將他帶來的材料公之于眾,異變驟起。

    無底洞陷仙池白蛟精的身邊突兀的冒出了一只身高五尺不到,手拎一根鐵棍的猴子,隨手一棍將措手不及的白蛟精一棍子砸成了肉餅。

    白蛟精的神魂尖叫著從狼籍的肉身中逃出,還沒等他逃出太遠,那猴子張手一道佛門神雷轟出,就將白蛟精的神魂打得煙消云散,就連一縷殘魂都沒剩下。

    正滿心歡喜的吉祥天女一愣,隨后她驟然怒道:“斗戰勝佛孫悟空!你,你,你作死!”

    身形一閃,吉祥天女飛撲向了那頭兇神惡煞的猴子。

    四下里突兀的沖出了數以百萬計頂盔束甲的天兵天將,天羅地網大陣驟然成形,將九天十地前來繳納各色天材地寶的仙圣妖魔一舉裹在了里面。

    就看得四下里電光雷火一陣亂轟,古邪塵所化的破天道君慘嚎一聲,當先被一道雷霆轟成粉碎。

    吉祥天女一呆,隨后怒火騰騰而起。

    (未完待續){太}{悠悠}小說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把書籍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王者荣耀之大魔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