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荣耀之大魔导师
全本小說網 > 武俠仙俠 > 邪龍道 > 第四百二十七章 天女慘敗

第四百二十七章 天女慘敗

推薦閱讀: 絕品透視絕品神眼絕品透視神醫絕品神族絕品神醫絕品通靈大小姐絕品王妃遭遇愛金枝玉葉千秋一時沖動七世不祥

<太-悠悠>小說щww.taiuu.com
    ‘吽’。

    芙雅?冥金身菩薩化身口吐六字真言,周身金蓮纏繞,六色兵器化為無數虹光四處亂打,招招不離吉祥天女身體。

    虛空中無數星芒化為拳頭大小宛如實質的寶珠縱橫飛射,帶著無邊仙音宛如一條條海潮橫掃而出,顆顆寶珠須臾不離吉祥天女周身要害,寶珠飛射之間,其勢如雷,震得虛空都在不斷搖晃。

    芙雅?冥的那尊神女化身雙手結印,正不斷凝練星光,化為無數寶珠攻敵。

    而那最是威嚴肅穆的女皇化身,則是坐在一張憑空出現的黃金寶座上,雙眸入火,只是死死的盯著吉祥天女的身體。任憑吉祥天女在虛空中蕩起無邊幻像,引來無數天龍八部化身縱橫飛舞,但是女皇化身目光所過之處,一應幻像盡被無形火焰化為粉碎。

    甚至吉祥天女自己在女皇化身的目光凝視下,都好似深陷流沙,身形飛掠之時速度慢了不少。

    高手過招最是不能有絲毫的疏懈大意,吉祥天女身形略微慢了一些,就被芙雅?冥金身菩薩化身狠狠的在身上鞭打了數記。沉重的打擊力將她的身形轟飛了數百里,無數星光凝聚的寶珠帶著刺耳的尖嘯聲呼嘯而來,又重重的打在了吉祥天女的身上。

    吉祥天女痛呼出聲,她厲聲尖嘯著,身形驟然消失不見。

    天賦神通全力發動,吉祥天女瞬間沒入虛空,所有的攻擊都落了空。

    下一瞬間,吉祥天女突兀的出現在芙雅?冥的本體面前,她雙手分別握了一柄蓮花為柄的三棱青鋼刺,帶起一溜兒黑煙火星激射向芙雅?冥的心口。她口中更是噴出一朵赤紅色蓮花,每一片花瓣上都射出無數火光和億萬枚鋼針,帶著嗤嗤脆響襲遍芙雅?冥周身。

    這些鋼針都是以地心開采出的,被地心太古毒焰煅燒無數量劫的劇毒石精鑄成,又將阿修羅諸部配置的各色劇毒和污穢之氣融入其中,有毀人肉身、污人元神、壞人道基、破人法寶的神奇力量。

    吉祥天女平時最是講究風度和氣質,這種惡毒的異寶平曰里根本不愿使用,反正僅僅憑借著天賦神通,她就足以縱橫三界穩居不敗之地。可是面對芙雅?冥,她憑空起了嫉妒和怨憤之心,當即見面就下了殺手。

    芙雅?冥的本體突然冷笑了一聲,大片玄黃之氣自她體內噴出,她的肉身驟然變得金光萬丈宛如黃金鑄成,一股浩浩蕩蕩無堅不摧的宏大氣息噴射而出,兩柄青鋼刺被玄黃之氣一噴就化為兩道毒涎墜落,無數鋼針射在了芙雅?冥身上,卻連她皮膚都不能刺破,就紛紛倒彈了回去。

    玄黃不滅體!芙雅?冥赫然也修煉了玄黃不滅體,而且修為已經極其強悍,普通法寶根本無法傷害她的身體。

    目瞪口呆的吉祥天女驚呼了一聲,芙雅?冥已經一把抓住了吉祥天女纖長柔嫩的脖子,團身抱住了吉祥天女,身形宛如陀螺一樣急速旋轉著,拖拽著吉祥天女宛如流星一樣激射了出去。

    芙雅?冥的神女化身冷笑一聲,右手輕描淡寫的朝前方虛空一劃,前方數萬里外一處虛空突然崩裂,一顆直徑在百里上下的中子星憑空出現。芙雅?冥的本體就抱著一路尖叫的吉祥天女狠狠的撞了上去。

    中子星的吸引力龐大至極,芙雅?冥遁光速度更是快捷絕倫。兩者相加,芙雅?冥幾乎是近乎瞬移一般接近到中子星表面不到十丈上下的高度。她雙手握著吉祥天女的脖子狠狠向下一掄,自己本體驟然破空脫離了中子星的吸力,化為一道玄光遠遠的逃出了數萬里。

    古邪塵依稀看到,芙雅?冥這竭盡全力的一掄,讓吉祥天女原本就纖長柔美的脖子似乎更被拉長了半尺左右。吉祥天女根本沒能有任何反應,就被狠狠的砸在了這顆堅固無比的中子星上。

    一聲巨響,堪稱人間界宇宙中最堅固物質的中子星被吉祥天女的身體撞得洞穿了一個直徑數丈的窟窿。吉祥天女身上衣衫粉碎,一身華貴的寶珠、琉璃等飾品更是噼里啪啦的全部碎裂。

    芙雅?冥全力一掄的力量太強大了,偌大的中子星被吉祥天女擊穿后,殘余的一點外泄的力量居然還將中子星震成了粉碎。恐怖的能量從中子星內部爆發,一團強光四散,吉祥天女悶哼一聲被沖飛了數萬里。

    不容吉祥天女有絲毫的反應,青蜃瓶帶起一道靈光激射而來,無數道青光噴射而出,牢牢的困住了吉祥天女的身體。斜次里菩薩金身飛撲而至,六條手臂上的兵器全部凌空一晃變成了一模一樣的六根沉甸甸金燦燦遍布棱角的金剛杵。

    ‘鐺鐺鐺鐺鐺鐺’六聲巨響,芙雅?冥的菩薩金身宛如打鐵一樣對著身形驟然一滯的吉祥天女爆轟了六下,打得吉祥天女身上無數火光噴射,火光中隱隱有無數天龍、天女、阿修羅、夜叉等幻像呈現。

    吉祥天女的身體被打得碎裂坍塌,但是她的婆羅門魔功已經到了功參造化的境界,肉身遂滅遂生,六次重擊過處,她依舊是那個美得令人窒息的吉祥天女。

    猛不丁的,斜次里一氣混元七寶劍化為一道奇光劈砍過來,斜斜的砍向了吉祥天女的腰肢,大有將她一劍腰斬的架勢。吉祥天女終于回過神來,她怒嘯了一聲,身形驟然消失,再次出現的時候,她又一次來到了芙雅?冥本體的身前。

    這一次,吉祥天女再不敢和芙雅?冥近身格斗,她身形宛如游魚一樣繞著芙雅?冥亂轉,無數赤火毒焰金刀銀槍等攻擊雨點一樣朝芙雅?冥射去,同時她一把將一直縮在她懷中的那金色獼猴丟了出去。

    金色獼猴迎空一晃,當即變得高有百丈上下,手上也憑空多了一根黑漆漆烏油油的鐵杠子。

    這獼猴齜牙咧嘴的朝芙雅?冥笑了笑,驟然揮動鐵杠子就朝芙雅?冥當頭打下。

    芙雅?冥手一招,無數天雷地火紛紛朝吉祥天女轟下,同時她反手一揮,一氣混元七寶劍已經回到她手中,她隨手一劍就朝那獼猴的鐵杠子迎了上去。

    一聲巨響,芙雅?冥被那猴子一棍子砸飛了近千里,她踉踉蹌蹌者好容易才施展禁法穩住了身形。她右手一陣顫抖,就連七寶劍都握不穩了,手臂上一根根青筋暴起,大片細細的血珠不斷從她皮膚下滲出。這獼猴看似漫不經心的一棍子,居然差點沒震碎了芙雅?冥的右臂。

    吉祥天女‘嗤嗤’的笑著,無數攻擊就在她身體內穿過,卻連她一根頭發都沒傷到。吉祥天女溫和的笑道:“小女皇,生氣了?真害怕我搶走你丈夫?嘻嘻,一旦我認真起來,你能勝過我么?”

    手一揮,虛空中一道黑色厲芒一閃而過,空間被撕開了一條極細的裂痕。這道空間裂痕快若電光石火般閃過芙雅?冥的身體,在她手臂上帶起了一道極細的血霧。

    芙雅?冥的玄黃不滅體,抵擋不住吉祥天女發出的次元空間裂痕攻擊。

    那獼猴又是一聲大吼,揮動鐵杠子朝芙雅?冥當頭砸下。這獼猴身后比身體長了十幾倍的尾巴一陣狂舞,他大聲喝道:“女人,記住我的名字哈努曼,殺死你的人,是偉大的哈努曼!”

    古邪塵見到吉祥天女隱隱占了上風,立刻祭起玄冰索將波里提毗捆得結結實實的,自己縱身朝戰團沖了進去。哈努曼的鐵杠子當頭砸下,古邪塵恰恰好好的用腦袋迎向了那根鐵杠子。

    一聲巨響,大片火星噴出,點點火星撕裂了虛空射出了不知道多少里路。火星偶爾射在了大大小小的星體上,無論是多么巨大的星體,都被這些火星炸得轟然粉碎。

    哈努曼大叫了一聲‘好硬’的腦袋,踉踉蹌蹌的拖著鐵杠子向后連連倒退。

    古邪塵的身體紋絲不動的矗立在虛空,右手一揮,飛瀑袖帶起大片白色浪潮呼嘯著席卷方圓萬里之地,將吉祥天女不斷幻現的身體牢牢的裹在了里面。白色浪潮所過之處,一切都被徹底凍結,從星光到星塵細屑,從空間到時間,一切都被可怖的玄凝凍氣凍得結結實實。

    吉祥天女的面色一白,瞬間就遁出了十幾萬里地。饒是她逃得快,玄凝凍氣已經凍碎了她布下的近萬重空間屏障,不輕不重的在她左臂上粘了一下。就是這么輕輕一碰,吉祥天女的左臂就整個變成了一塊冰塊,緊接著從她指尖開始,她的手臂慢慢的化為點點冰晶飄散。

    吉祥天女痛呼一聲,隨手將左臂齊根斬斷,一朵蓮花從斷臂處噴出,她的手臂又迅速的重生了出來。她望著古邪塵冷笑了幾聲,身形突然一扭再次沒入了虛空。這一次,她甚至就連幻像都沒有顯示出來,完全就是徹底消泯于虛空中。

    隱隱有沉悶的雷霆從四面八方響起,無數狂風暴雨卷起赤火毒氣從虛空中冒出,紛紛雜雜的襲向古邪塵和芙雅?冥。

    時不時的,三五成群的阿修羅怒吼著揮動著兵器從虛空中跳出,竭盡全力的將兵器砍向古邪塵。

    偶爾有三五金甲武士剎帝利從虛空中走出,他們揮灑著璀璨的劍光,朝古邪塵當頭劈砍。

    更有朵朵金蓮不斷從虛空中滋生,巨大的金蓮緩緩綻開,從中飛奔出一輛輛通體蒙著雷霆烈火的因陀羅戰車,勢若雷霆的沖向古邪塵。

    猛不丁的,就有大片菩提林從點點金光中迅速生出,大群苦修仙人盤坐在菩提林中,他們口頌玄妙的咒語,放出威力巨大的仙法和詛咒,化為無數有形無形的攻擊襲向古邪塵。

    這些幻像雖是幻像,但是殺傷力卻是實實在在的。無數攻擊暴風驟雨一樣襲來,芙雅?冥的小臉已經緊張成了雪白一片。可是古邪塵卻是滿不在乎的望著這些攻擊露出淡淡的微笑,兩個拳頭宛如流星一樣橫空擊出,將所有攻擊全部轟成粉碎。

    阿修羅將領當頭劈下,他們連同兵器一齊粉碎。

    剎帝利武士呼嘯沖來,他們連同劍光一齊粉碎。

    因陀羅戰車狂奔沖擊,他們連同雷霆一齊粉碎。

    那些仙人和菩提林,更是只要一拳,就好似泰山落在了一個養雞場內,所有仙人和菩提林都宛如雞蛋一樣粉碎。

    古邪塵的拳頭,宛如天道降下的天罰,在他的重拳轟擊下,吉祥天女的所有攻擊全都成了一個笑話。

    完全將身體隱沒于虛空,再不敢顯露出絲毫身形的吉祥天女氣得怒罵了一聲,她尖叫道:“阿努曼,你在做什么?我帶你來,是讓你看熱鬧的么?”

    阿努曼沒有回音,他正手持鐵杠子,面色嚴肅的望著他面前一頭和他一樣通體金毛,但是無論是神氣還是表情都比他猙獰強悍了幾分的猴子。

    兩頭猴子就在虛空中大眼瞪小眼的相互看著,阿努曼的表情很嚴肅,而猴子的表情……

    唔,這家伙也許一輩子都不知道什么叫做嚴肅,他雙眼緊盯著阿努曼,嘴里嘻嘻哈哈的調侃著阿努曼:“阿努曼啊,還記得當年在功德池邊你挑戰孫爺爺,被我扯斷了尾巴的事情么?”

    阿努曼渾身肌肉一塊塊暴突了出來,他低沉的喝道:“斗戰勝佛,你已經不是當年的你,我也不是當年的我!當年你以佛陀之尊用那種無賴招數壞我法體,今曰因果循環,你要受報應!”

    猴子‘桀桀’怪笑了幾聲,身后的小尾巴猛地筆直豎起,他手上長棍帶起一聲巨響掃向了阿努曼。

    猴子這一棍是如此的用力,以至于他那根以魔趰龍艮的伴生本命圣器為基礎打造的先天級長棍,已經被巨力掄成了弧形。長棍發出了不堪重負的呻吟,棍體上隱隱然已經出現了絲絲裂痕。

    阿努曼幾乎是和猴子同時動手,他手上黑漆漆烏油油的鐵杠子也是死命一掄,那鐵杠子也驟然彎成了弧形,帶起一聲天崩地裂般巨響迎向了猴子的喪門棍。

    兩條先天級長棍對碰,卻沒有絲毫聲音發出。

    可是遠近觀戰的千多萬九幽道弟子和天兵天將們,除了擁有大羅金仙修為的幸運兒,其他人全都是七竅中驟然噴出了大片鮮血,他們的耳膜同時被那無聲之聲震成了粉碎。

    楊戩憑空在虛空中走出,他狠狠的舉起三尖兩刃刀,向天空狠狠一揮。

    天兵天將和九幽道的弟子們立刻整齊劃一的轉過身形,化為一道道遁光急速離開戰場。

    在這種層面的戰斗面前,哪怕僅僅是觀戰也是一件莫大的兇險事情。隨意一招的余波就能輕松擊殺上百萬非大羅金仙級的存在,楊戩及時的發布撤退的命令,這才避免了古邪塵的麾下遭受慘重的損失。

    猴子和哈努曼的身體一震,兩人的皮膚同時炸裂開,皮膚下的血管‘噼里啪啦’的炸成了一片,大片血漿噴出,化為無窮烈焰裹住了兩人的身體。兩頭巨大的猴子雙眸都快從眼眶里跳了出來,他們雪亮的獠牙從翻起的嘴唇中探了出來,牙齒咬得‘嘎崩’巨響。

    ‘呵呵呵~~~哈哈’!

    兩頭兇殘至極的猴子相互對笑了一聲,猴子突然一口吐沫吐在了阿努曼的臉上。

    阿努曼呆了呆,正要怒罵,猴子一腳狠狠的踹在了阿努曼的小腹上。阿努曼被猴子這一腳踹得倒飛萬里還穩不住身形,他小腹上厚厚的金毛轟然炸開,露出了一個深陷肌肉足足有半尺深的腳印。

    只是一瞬間的功夫,那深陷入肌肉內的腳印迅速的膨脹開來,眨眼間就高出了皮膚足足有兩尺左右。只聽得‘啪’的一聲響,阿努曼小腹上的腳印炸開,大片血水狂噴而出。

    阿努曼痛得齜牙咧嘴的對著猴子放聲怒罵,猴子卻是嘻嘻哈哈的一通狂笑,身體驟然化為一溜兒殘影沖向了阿努曼。

    斜次里一道天龍幻像閃過,吉祥天女驟然在猴子身邊顯出了身形。她手持一朵赤紅色蓮花,俏臉上帶著刺骨的殺意,狠狠的一蓮花砸在了措手不及的猴子頭頂。

    ‘當啷’一聲悶響,猴子頭皮被炸開了老大一片,他悶哼一聲被吉祥天女打得倒飛了出去,鮮血從他頭頂不斷噴出,瞬間就流遍了全身,一身金毛都被鮮血染得濕漉漉的,看上去比阿努曼狼狽了十倍不止。

    吉祥天女剛剛擊傷猴子,阿努曼就傳來了一聲聲嘶力竭的慘嚎。

    古邪塵早就一個閃身瞬移到了阿努曼身邊,使了法天相地神通,身高在百丈開外的古邪塵渾身肌肉暴起,大片玄黃之氣裹住了他全身,他無比惡劣的一個撩陰腿狠狠的踢在了阿努曼的胯下。

    ‘啪啪’兩聲脆響響徹虛空,阿努曼翻著白眼失聲慘嚎起來,他手上的鐵杠子被他隨手丟出,雙手本能的抱住了胯下。饒是阿努曼的金剛不壞之身已經有了十足十的火候,在古邪塵玄黃不滅體和盤古真身雙重結合的恐怖蠻力下,他的金剛不壞之軀依舊是脆弱不堪一擊。

    幸好阿努曼也修煉了婆羅門魔功,這點肉身損害對他并無大礙,只要運功九轉,被踢碎的兩顆肉球還能再生出來。

    可是那股劇痛,只要是雄姓生物就無法忍受,阿努曼痛得都快暈厥過去了。

    可是阿努曼的厄運還沒結束,吉祥天女偷襲猴子,古邪塵就偷襲阿努曼,而古邪塵身邊,還有一個殺伐決斷比古邪塵更加凌厲辣手幾倍的芙雅?冥。

    芙雅?冥緊隨著古邪塵瞬移到了阿努曼身邊,揮手處兩件先天至寶早就祭了出來。

    一顆拳頭大小精光刺目直令人目為之盲的戮神珠帶著刺耳的裂空聲劈頭打下,一珠轟在阿努曼的頭頂,打得阿努曼天靈蓋都裂開了數百片,他的神魂更是一震,差點沒被一珠打得神魂徹底灰飛煙滅。

    緊接著是通體青黃,不斷噴出一道道森森寒氣的黃泉鏡悄無聲息的飛起,六道青黃微光悄無聲息的飛出,恰恰落在了哈努曼的身上。六道冥氣牽引六道輪回之力,重逾泰山的落在了哈努曼身上。

    頭顱被重創已經奄奄一息的哈努曼慘嚎一聲,身上皮肉突然焦糊化為飛灰飄散,白燦燦的骨骼上突然蒙上了大片黑冰,骨骼也被凍成了冰晶飄散。大片粘稠的綠水毒汁從他七竅中噴射而出,他只覺心頭一陣陣的酸苦難耐,心中五賊噴發,熊熊陰火從腳下騰騰燒起,只是一照面的功夫,他的道基就差點被黃泉鏡徹底摧毀。

    哈努曼發出一聲尖叫,身形驟然縮小成拳頭大小的一只金色獼猴,哭天喊地的投向了吉祥天女。

    正得意自己一招重傷了猴子的吉祥天女正仰天歡笑,猛不丁的看到頭顱幾乎粉碎,身上皮肉乃至內臟都差點被腐蝕一空,幾乎就是一頭骷髏朝自己撲回來的哈努曼,俏臉不由得也是一變。

    怒視古邪塵,吉祥天女怒道:“好,你又打傷我們一員大將,邪龍尊者,你是一意和我們作對!”

    古邪塵冷眼望著吉祥天女,冷冰冰的喝道:“簡直是廢話!難不成是我先招惹了你們不成?”

    冷笑了幾聲,古邪塵的嘴角高高的勾起,他低聲笑道:“不過,提醒你一句。雖然天女你身材絕佳,皮膚也是不錯,可是赤身[***]的,總是有傷風化。”

    吉祥天女呆了呆,她急忙低頭一看,卻是剛才芙雅?冥和她動手的時候將她摔在了中子星上,她一身服飾早就粉碎,她赤身露體的和古邪塵相爭了這么久,無窮春光早就被看得干干凈凈。

    被打得七竅噴火倒飛老遠的猴子遠遠的指著這邊笑了起來:“阿克什米,你脫了衣服還不怎生好看,為什么不把你的皮也給扒了?嘻嘻,吡濕奴若是見了你這等模樣,他是個什么反應?”

    吉祥天女的臉色一陣難看,她怒嘯一聲,頭頂一道寶光滑下,一套華美的衣裙已經穿在了她身上。

    憑空一座須彌山從吉祥天女頭頂的寶光上噴出,那山通體金黃,自上而下高有萬里,方圓在百萬里左右。有無量量明光從高空灑下,照得這座須彌山通體明凈。有和風細雨時刻潑灑山體,山上并無絲毫塵埃。

    自山下一直到山腰,密布著菩提林和蓮花池,池水清澈,內有玉龍于內嬉戲,池邊樹林中盤坐著無數身形窈窕面容美麗的禿頂少女,她們僅僅在腰部纏了一條輕紗,正手捧貝葉佛經,于樹下誦讀不休。

    山腰之上,則是綠草茵茵密布著無數的奇花異卉,有身高三丈六尺的金身神人攜手于中游玩,這些神人雙眸中金光四射,宛如道道厲電撕裂虛空,遙遙的朝古邪塵瞪了一眼,就有一股逼人的壓力撲面而來。

    在那須彌山的山頂,是一座高九層有八十一瓣荷花的蓮臺,巨大的蓮臺上立著一頭生有三頭六齒的白象,白象的背上是一個舍利座,其上矗立著一座上下十八層密布著無數舍利、寶珠、海螺、琉璃等佛門寶物的舍利子佛光幢,在那光幢下,一名體長千里,生得和吉祥天女一般無二的佛陀正呈臥佛狀靜臥。

    這臥佛右手撐在腦下,左手在丹田上捏了一個如意印,面龐上似笑非笑、似怒非怒,隱隱有一層七彩琉璃寶光覆蓋全身。

    臥佛呼氣時,就有兩條白龍般長氣席卷而出,吸氣時,周天無量量光明都略微一暗。

    吉祥天女抱著重傷待斃的哈努曼冷笑著縱身飛起,團身飛到了那臥佛的頭頂。

    臥佛輕哼一聲,一道金色霧氣從他肚臍眼內噴出,在虛空中扭成了一朵蓮花,吉祥天女抱著哈努曼就在這蓮花上坐定。那條三頭白象突然仰天一聲長咆,吉祥天女的腦后突然亮起寶輪九個呈九宮格排列,寶輪中有佛龕二十七個,每個佛龕中都端端正正的坐著一名姿容各自不同的女菩薩。

    一圈蓮花般赤紅色火光從吉祥天女身后噴出,恰恰將她和九座寶輪包圍在內。赤紅色的紅蓮火光中有無數阿修羅和夜叉、羅剎等兇神惡煞出入,那些阿修羅男子都奇形惡狀丑得難以形容,那些女子卻是美得慘絕人寰,舉手投足中自有無限的風流。

    吉祥天女長嘯了一聲,須彌山突然一陣顫抖放出無量白氣直刺高空,每一道白氣的頂部都懸浮著一顆舍利子,無數白光四射縱橫,在須彌山頂交織成一座巨大的光虹大網。

    無數天龍、天女、金剛、明王等從白色光虹中走出,他們紛紛長頌‘出有壞應供正等覺不壞玉體大空如來’法號,整整齊齊的在須彌山上下列成陣勢,煞氣騰騰的放聲大喝。

    吉祥天女手指一道白光照定哈努曼,重傷的哈努曼在白光中急速回復。

    吉祥天女厲聲喝道:“邪龍尊者,你有膽入我佛國一戰?”

    猴子‘騰’的一下縱到了古邪塵身邊,他皺著眉頭望著吉祥天女顯化的須彌佛山冷笑道:“吉祥天女,你弄什么玄虛?什么不壞玉體大空如來?你的玉體不壞?讓老孫我掄上兩棍子試試?”

    怒笑幾聲,吉祥天女瞪了猴子一眼道:“本座不和你一猴頭計較。斗戰勝佛,你可有膽進來?”

    猴子最是吃不得人激他,聽了吉祥天女的挑釁,他大叫一聲就朝須彌山沖去。

    剛沖出沒兩步,古邪塵一把抓住了猴子的小尾巴,生生拽著他將他扯了回來。

    “不急,不急,我們先看看這里面到底是個什么玄虛,再做決定怎么攻打!”

    古邪塵微笑著望了吉祥天女演化的佛國一陣,摟著芙雅?冥和她低聲說了幾句話。芙雅?冥瞪了古邪塵一眼,掏出一塊手絹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掏出了雅菲克帝國武裝力量的最高權限控制終端下達了幾條命令。

    不過一盞茶的時間,近千條改進型白翼級戰艦簇擁著一座直徑超過五百公里的女媧型超級母艦緩緩的從虛空中彈射而出。這些都預先編制了攻擊程序的無人駕駛戰爭機器全力開啟了能量護罩,緩緩駛入了吉祥天女演化的佛國。

    吉祥天女見了這等情形,不由得暗罵了一聲古邪塵和芙雅?冥的殲詐,懶洋洋的揮了揮手,那臥佛的左手就微微一動,隨手朝虛空拍了一擊。

    一只方圓千里巨大無比,騰騰呈紫金色不斷噴出無量數紫氣霞光光耀萬里的佛掌沉甸甸的從高空落下,狠狠的一掌拍在了那座女媧型超級母艦上。

    一聲脆響,漫天紫色光雨噴射,母艦表面厚達三公里的能量護罩被一掌徹底擊碎,母艦的小半截艦體被紫色霧氣化為烏有。可是母艦的主炮艙口已經打開,早就充能完畢的主炮噴出一道直徑十公里的巨大光柱徑直射向了那座臥佛。

    改進型的女媧型超級母艦主炮一擊堪比太乙金仙巔峰的水準,雖然和如今的古邪塵等人相比,這點威力根本算不得什么。但是這超級母艦的主炮上繪制了大大小小數千座各色法陣,主炮的光束帶有各種破禁和探察的功效,其效果堪比古邪塵用神念近身勘察的效果。

    光束帶著巨大的轟鳴一路穿透了一層層水波狀無形無色的屏障,緩緩的逼近了那臥佛。

    母艦上空一道巨大的光幕騰空而起,光束中反饋出的數據潮水一樣涌出。

    咫尺天涯須彌芥子禁制、空間禁錮禁制、各色迷神禁制、各色魔道陰狠禁制以及林林種種數萬種佛門禁法咒術,光幕上的數據基本上將光束一路前進碰到的所有禁制都展示了出來。

    古邪塵笑了,吉祥天女的臉色變得無比的難看。

    吉祥天女做夢都沒想到,世界上有這么古怪的探察自己佛國的手段。如果古邪塵以神識窺探佛國,吉祥天女有自信能誤導古邪塵的神識,讓他一點兒虛實都摸不透。

    如果古邪塵親身進了佛國,她就更有把握將古邪塵留在佛國中永世不得超脫。

    可是古邪塵以死物配合陣法探察她的佛國,吉祥天女一個不防就吃了大虧。佛國的虛實被古邪塵看得清清楚楚,這可是吉祥天女沒能防范到的――她封禁了佛國四周的虛空,一切電子信號都不能傳送出去,自然不懼怕古邪塵在外接受到任何數據。

    但是這超級母艦直接用肉眼可見的光幕將數據顯示出來,這卻被古邪塵看得清清楚楚。

    吉祥天女為了引誘古邪塵進佛國,特特的將佛國的真身顯露出來,并沒有動用扭曲光影的禁制手段,佛國的虛實被古邪塵一舉窺破大半,她自己要承擔九成九的責任。

    氣急敗壞的怒罵了一句古邪塵的殲詐和狡猾,吉祥天女控制著臥佛分身正要變幻佛國的禁制,古邪塵已經吶喊一聲,隨著他身邊紫氣不斷涌現,大批修為達到了大羅金仙境界的神將、星君緊隨著古邪塵沖進了佛國。

    按照剛才那超級母艦窺探出的佛國詳細,古邪塵領著一眾人等呈九宮方位沖進佛國,眾人首先就是一道雷法轟下破開了面前虛空,頓時佛國一蕩,漫天都是金光灑落,吉祥天女腦后寶輪佛龕中的二十七尊菩薩周身一陣光影閃爍。

    芙雅?冥、楊戩、猴子、魔禮青兄弟四個、空桑氏兄弟三人,一行近千人頭頂同時噴出道道氣流,或者一個或者兩個或者三個三尸元神騰身跳起,手持兵器朝須彌山各處沖殺過去。

    芙雅?冥領著三尸元神急沖到了一座蓮花池邊,金身菩薩化身一口將那蓮花池喝得干干凈凈。頓時整座須彌山光影一暗,所有的菩提林和蓮花的色澤都暗了幾分。

    楊戩帶著三尸元神化身騰空帶起四道殘影急撲到了一株高有百丈的菩提樹邊,手起刀落連續數千刀將那菩提樹攔腰截斷。

    只聽得須彌山中一陣呻吟聲傳來,山中所有的菩提樹和蓮花同時萎頓了下去,生機消散了大半。

    猴子怪笑著沖到了數百名正在念誦金剛經的少年女尼中,手起一棍將其中一個姿容最普通生得很不起眼的少女一棍子打翻在地。

    這少女一死,虛空中無數的天龍、天女、金剛、明王等佛門眾生同時哀嘆了一聲,頓時就有三成以上的佛門眾生化為光影飛散。

    空桑曰等天將、星君紛紛依法施為,按照剛才超級母艦窺探出的佛國詳細在須彌山各處瘋狂破壞,所破壞的地方盡是佛國的要害所在。不容吉祥天女變幻佛國的各種禁法禁制,這須彌山中的禁制已經被破壞了大半。

    和真正的佛陀憑心演化佛國不同,吉祥天女的所謂佛國有點似是而非,她的佛國更多是幻像和能量的結合體,需要依靠一定數量的能量核心才能穩定的存在。

    一旦這些能量核心被人發現并且破壞,她的佛國架構就會出大問題。

    很明顯吉祥天女還是第一次利用佛國神通和人爭斗,古邪塵已經堪破了她佛國的虛實沖殺了進來,她居然還沒能做出及時的反應。

    咫尺天涯禁制和空間屏障被摧毀了大半,古邪塵驀然揮出盤古幡,一道混沌靈光無聲無息的擊出,將前方虛空破開了一個碩大的窟窿直通須彌山頂的蓮花寶座。

    古邪塵頭頂噴出一道玄黃之氣,三尸元神分持至寶跳出,緊隨著古邪塵沖到了吉祥天女面前。

    吉祥天女怒叱了一聲,那尊臥佛突然騰空跳起,她身形驟然壓縮到數丈高下,雙手掌心噴出大片金紅色雷電,大吼連連朝古邪塵沖殺而來。

    吉祥天女的身后更是噴出了二十四團赤紅色寶珠,古邪塵設計送入她手中的混陽珠帶著滔天熱浪卷出,火雜雜的朝古邪塵轟了下來。

    古邪塵古怪的笑了笑,他輕巧的避開了臥佛的攻擊,雙手結了一個古怪的印訣,輕巧的朝最前方一顆混陽珠輕輕的一點,清叱了一聲咒語。

    綠光激閃,一道邪惡邪異的能量憑空打在了混陽珠上,立刻撼動了混陽珠內預先埋伏的禁制。

    二十四顆混陽珠同時一顫,輕巧的顫波引動了吉祥天女附著在混陽珠內的本命元神,震得她的本命元神差點碎裂。吉祥天女的身體驟然一抖,突然全身上下同時噴出了大量血水,她慘嚎一聲,翻著白眼就朝后摔了下去。

    古邪塵借著混陽珠內預先埋伏的禁制,順利的重創了吉祥天女。

    可惜吉祥天女的靈魂本源似乎被某種極其強大的力量守護著,禁制力量重創了她的元神,卻沒能消滅她。

    哈努曼發出一聲驚恐的長嘯,他一把拎起吉祥天女就朝天空縱跳而起。

    太陰玄珠中一道白氣噴出,數十塊玄冰急速打在了哈努曼身上,玄冰觸體之處,哈努曼的身體立刻凍上了一層薄薄的玄冰。玄凝凍氣至寒無比,哈努曼連連打了幾個寒戰,差點就栽倒在地。

    低沉的笑聲響起,太陰玄珠中沖出了一條黑色身影,通體煞氣逼人的尸帝揮動兩柄長劍沖出而出,雙劍破空斬向了吉祥天女的致命要害。

    吉祥天女痛呼了一聲,她一把抓起身體都被凍僵的哈努曼,化為一道靈光驟然飄散。

    古邪塵雙眸一寒,他厲聲喝道:“你今天還想逃脫么?”

    借著混陽珠的感應,古邪塵清晰的把握住了吉祥天女所在的方位。雖然看不到,神念也捕捉不到她的存在,但是混陽珠就在那里,吉祥天女也在那里。

    混沌鐘驟然敲響,一道黑色聲紋呼嘯卷出,前方數千里方圓的一片虛空突然粉碎,那方空間中的一切存在都被絞成了混沌微粒,混沌鐘內噴出一道黑色靈光,那方虛空所化的混沌微粒被混沌鐘貪婪的吞噬了進去。

    吉祥天女孱弱的身體就在那方虛空的邊緣努力的掙扎。她焦急而無力的驚呼了一聲,勉強祭起二十四顆混陽珠護體,一片紅光籠罩了她的身體,她正要借助混陽珠之力沖出這片混沌空間。

    可是不用混陽珠還要,一用混陽珠,吉祥天女立刻又受了一次沉重的打擊。

    古邪塵心一狠,反手握住盤古幡狠狠的朝混陽珠掃去,只聽得一聲悶響,古邪塵手指上印訣一掐一放,九天十地和人間界中的一百零八顆混陽珠同時化為烏有,其勢看上去就好像是被盤古幡的猛擊將混陽珠轟碎了一般。

    可憐吉祥天女附著在混陽珠內的本命元神隨之灰飛煙滅,吉祥天女七竅中噴出一道鮮血,神色慘厲的她怒視古邪塵,身體再次化為靈光沒入虛空。

    古邪塵哪里還容得她繼續逃竄?

    蒼生印帶起一道黑黃二色洪流,帶著沉悶的破空聲朝吉祥天女消失的那方虛空當頭轟下。

    無邊星光化為銀色狂潮封鎖了那方虛空,牢牢的固定住了奄奄一息的吉祥天女的身體。

    蒼生印當頭落在吉祥天女頭頂,一印將她的肉身轟成了粉碎。

    一聲奇慘的呼喊傳來,吉祥天女體內飛出一朵緋紅色的蓮花,道道靈光簇擁著這朵蓮花只是一閃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虛空中傳來了吡濕奴無比震怒的咆哮,帶來了吡濕奴的死亡宣戰。

    “邪龍尊者毀我分身,傷我愛妻,我和你不死不休!”

    古邪塵輕嘆了一口氣,他背著手仰天冷笑道:“吡濕奴,我等著你!”

    三尸元神周身同時噴出大片霞光瑞氣,光焰隱隱,逼得四周星光都不能近體分毫。

    (未完待續){太}{悠悠}小說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把書籍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王者荣耀之大魔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