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荣耀之大魔导师
全本小說網 > 女生言情 > 草莓印 > 第114章 全文完結

第114章 全文完結

推薦閱讀: 武俠世界的小配角浪跡在諸天輪回之戒女總裁的近身高手一嫁太監誤終生逆天腹黑狂女:絕世狂妃美人如玉無上戰神圣名嬌寵小萌妻

<太-悠悠>小說щww.taiuu.com
    (全本小說網,http://www.nrdcj.icu)

    陸稔知小朋友從有記憶開始,便知道自己過著眾星捧月的生活, 可能是因為他太可愛啦, 身邊所有的人都很喜歡他。全本小說網,HTTPS://WWW.Taiuu.COm

    如果非要比出一個高下的話, 他覺得最喜歡他的是奶奶和爺爺, 要什么給什么。

    其次才是爸爸和媽媽, 因為爸爸媽媽有時候要什么就不給什么, 壞壞的。他如果耍小脾氣不吃飯,媽媽還會真的不讓他吃飯。

    可他最喜歡的, 還是偶爾會有點兇的媽媽。

    媽媽是陸小乖小朋友見過的, 長得最漂亮的女孩子, 比電視上演戲的明星姐姐還要漂亮。

    而且,媽媽是說一不二、很有威嚴的。

    爸爸就不行了,爸爸沒有原則, 還特別狗腿,每天都要吹媽媽的彩虹屁。

    陸稔知小朋友私底下深深覺得, 爸爸吹的已經不能叫彩虹屁了,該叫顏料屁,彩虹哪有顏料那么多姿多彩。

    雖然內心對爸爸這種沒有氣節的行為相當鄙視,但陸稔知小朋友為了多存一些私房錢, 還是決定昧著良心寫一篇作文,來給爸爸吹一吹彩虹屁。

    聽說爸爸當年也是靠一篇吹爺爺彩虹屁的作文, 拿到了人生的第一筆巨款, 從而買豪車泡媽媽走上了人生巔峰。

    想來, 成功的道路是可以復制的。

    說干就干, 某日放學,陸稔知小朋友背著小書包噔噔噔地回房,拿出作文本,認認真真開始寫作文。

    沈星若覺得他有些反常,到他房間巡視了幾次,也沒發現什么異樣。

    看電視的時候,她邊剝橘子邊看著陸星延,問:“你兒子今天怎么了,一回家就寫作業。”

    陸星延也有些狐疑,“你確定?不會是在給小女孩寫情書吧?”

    沈星若:“我看了,是作文本,家長群里也發了,今天的語文作業的確是寫作文。”

    兩人對視一眼,都不是很放心,畢竟陸小乖這盞燈可從沒給他倆省過電。

    于是兩人悄悄摸摸的,又輪流找借口進陸小乖的房間探視了幾個回合,皆未發現異常。

    陸小乖小朋友醉心彩虹屁,也沒發現爸爸媽媽頻繁進出房間的異常。

    吹了整整兩百字之后,陸小乖有點吹不動了,他雙手捧臉作思考狀,實在想不到爸爸還有什么更多的優點。

    晚上九點,陸小乖支撐不住趴在書桌上沉沉入睡。

    幸好沈星若及時發現,他的口水才沒流到作文紙上。

    沈星若將人抱到懷里,陸星延則拿起他的作文本仔細查看。

    陸小乖的作文標題是——我的爸爸。

    陸星延回想了一下,家長群里布置的作文是個半命題,“我的”后面可以任意接詞發揮。

    在這么廣闊的選擇之下,陸小乖竟然寫了我的爸爸,他一瞬間有種受寵若驚飄飄欲仙的感覺。

    “我的爸爸長得很高,很帥,免(勉)強可以配得上我的媽媽。”

    陸星延:?

    好像有哪里怪怪的。

    “我的爸爸是個眼光很好的人,不然也不會認準我的媽媽,死chan(纏)爛打,最后還取(娶)到了我的媽媽。”

    前面兩百字大概都是夸獎中帶著一些奇怪的邏輯,陸星延耐著性子往后看。

    不看不知道,一看氣到飽。

    “哎,爸爸好像沒什么優點了,夸爸爸真的好辛苦哦,那我們就一起來說說優秀的媽媽吧!”

    陸星延:???

    他已經從那個感嘆號中看出了陸小乖同志壓抑不住的雀躍和歡喜。

    陸星延心態有點崩,干脆直接跳到最后。

    然后陸星延發現,老師規定的四百字陸小乖早就寫完了,他還另外翻了一頁,一直寫到六百字的節點才算把媽媽夸完,最后用了一句“先寫這么多吧,我的媽媽實在太好啦!”作為結束,還隱隱能感受到筆者的意猶未盡。

    整篇作文寫完,陸小乖還換了支鉛筆在本子最底下小小的寫了一句——

    “早知道還是應該寫我的媽媽,我的媽媽寫起來快多啦,我多寫了200個字,楊老師你可以給我打優秀嗎?我想給我爸爸看,么么噠!愛你哦!”

    他竟然還敢用“么么噠愛你哦”來和老師賣萌求優秀,陸星延頭發都氣得快要一根根地豎起來了,他直接將作文攤到沈星若眼前興師問罪。

    沈星若不明所以。

    一目十行地看完,她忍不住往上彎了彎唇角。

    看著陸星延黑成鍋底的臉,她還問:“有什么問題嗎,我覺得他的語言表達能力其實還不錯,只是沒有緊扣主題,改成我的父母不就好了,二年級的小朋友,能寫出六百個能讓人看懂的字,已經很優秀了。”

    她將小乖寶放進小被子里,掖好被角,又起身給陸星延插刀,“我覺得他用我的爸爸當題目,很有可能是上次聽他爺爺說,你以前在作文里夸爸爸拿了張卡,你兒子估計是想要零花錢了。”

    陸星延的臉又黑了一層。

    退出房間后,他忽地從身后抱住沈星若,然后又湊到她耳邊,咬著她耳垂不懷好意道:“都是你教的好兒子,既然他不肯夸,那你來夸。”

    說著,他就將沈星若打橫抱起,一直抱上了樓。

    最后陸小乖小朋友這篇彩虹屁雖然沒從爸爸那得到私房錢填充小金庫,但陰差陽錯地從媽媽那拿到了一小筆私房錢。

    陸小乖小朋友很滿足,攢住私房錢,給爸爸媽媽買了一對八音盒當做生日禮物。

    陸星延和沈星若收到的時候都感動壞了。

    -

    陸小乖小朋友和媽媽的關系一向是很和諧的,但在小學三年級的時候,母子的小船也不小心翻過一次。

    那次的起因是陸星延和沈星若都要出差,陸小乖被托付給裴月照顧。

    裴月對陸小乖是沒有任何要求的,要什么就給什么,陸小乖沒了爸爸媽媽的束縛,一整個月都撒開了腳丫子玩,跟學校里高年級的大男孩玩在一起學了些攀比的壞習慣,還偷偷地問裴月要錢,讓裴月幫忙買這買那。

    陸星延和沈星若回來之后,就發現陸小乖多了好幾雙品牌球鞋,很貴的溜溜球買了十幾個,還有很多根本用不上,純粹用來攀比的新書包新衣服新文具。

    打電話去問老師,兩廂比對逼問,甚至還發現他和老師撒謊說肚肚痛要請病假,實際是和高年級的大男孩一起逃課去網吧了。

    沈星若生了很大的氣,冷著張臉,一言不發將陸小乖多出來的東西全部沒收,然后罰他去面壁思過寫檢討。

    陸小乖平日對自己媽媽還是很乖順的,可這回沈星若說話他竟然都不聽了,坐在地上又哭又喊瞎胡鬧,讓沈星若把他的東西還給他,甚至口不擇言說沈星若是壞女人。

    沈星若平日從不動手,氣到不行了,掰開他的小手掌,狠狠地打了兩下。

    陸小乖哭得更大聲了,“我不要你了,你這個壞媽媽,我最討厭你了,我要奶奶,我不要你!嗚嗚嗚嗚!”

    小孩子說話其實都是很扎心的,不會顧及別人的感受,總能輕易戳準痛點。

    他邊抽噎邊說:“你有什么資格管我,別人家的媽媽哪里會一個月都不管自己的小孩,嗚嗚嗚嗚,你自己壞你自己不負責任!你還打我!”

    沈星若眼睛通紅,指著他對陸星延說:“你現在就把他送到爸媽那去,他不認錯就永遠也別回來了,書也別念了,就待在家里,現在就送,快點。”

    “不用你們送,我自己會去,嗚嗚嗚嗚!”

    陸小乖打著嗝,不服氣地邊哭邊往外跑。

    他們家也住在落星湖,從二樓還能看見裴月養的孔雀,距離很近。

    沈星若沒攔著他往外跑,陸星延倒是一路跟在小短腿的身后,看著裴月把他抱進屋里才往回走。

    -

    一天過去了。

    兩天過去了。

    很快,一周也過去了。

    陸小乖小朋友忐忑地抱著小鯊魚,邊吃飯邊問裴月:“奶奶,媽媽是不是真的不要我了呀。”

    “怎么會呢。”裴月揉了揉小孫孫的腦袋,又去點他的鼻子,“媽媽是最喜歡我們小乖寶的,怎么會不要小乖寶,但這次是不是我們小乖寶做錯了?小乖寶是不是要和媽媽認錯呢?”

    陸小乖鼓起腮幫子,一時有些犯愁。

    恰巧這時,陸星延過來了。

    陸小乖差一點就跳下沙發直接撲了過去,可最后還是矜持地按著沙發邊邊,只小心翼翼地喊了聲“爸爸”。

    爸爸很冷漠,“嗯”了一聲,就沒再理他。

    他時不時偷覷一眼爸爸,心里越來越忐忑不安。

    陸星延過來拿了點東西就打算走了,陸小乖再也忍不住,撲棱撲棱跑上前,抱住他的一條大腿,淚眼婆娑地問道:“爸爸,你和媽媽是不是不要我了呀?”

    陸星延低頭看了他好一會兒,沒繃住,將陸小乖的小胳膊小腿拉開,然后又將人抱起來。

    “是不是你先說不要爸爸媽媽的?媽媽很傷心你知不知道?”

    陸小乖委屈巴巴地看著他,一聲不吭。

    “你跑回來媽媽就哭了,你什么時候見媽媽哭過?你說,你是不是傷媽媽的心了?”陸星延揉他腦袋,“還記得爸爸以前跟你說過什么嗎?媽媽是家里唯一的女孩子,是小公主對不對,你都沒有保護小公主,還讓小公主傷心了,那爸爸是不是也很傷心?”

    陸小乖啪嗒啪嗒地掉金豆豆,不住點頭,“爸爸我錯了,你帶我回家看媽媽好不好!”

    陸星延拍了拍他的背,“那和媽媽認錯,保證以后再也不撒謊,不和別的小朋友比誰有錢,能不能做到?”

    “嗯嗯,爸爸我會的!”

    陸小乖連忙點頭,還“啪嘰”親了陸星延一口。

    -

    陸小乖“離家出走”的一周,沈星若沒表現出什么異樣,就當是沒這個兒子般,每天該干什么干什么,但她整個人不知不覺就瘦了一圈。

    在教育小孩子這件事上,沈星若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挫敗。

    她很矛盾,每天心不在焉地盼望著小魔星自己乖乖回來認錯,又克制不住地想去看看他,無條件地包容他,覺得自己才是所有錯誤的罪魁禍首。

    好幾個晚上,她都會半夜驚醒,然后走到窗臺上,望著裴月陸山住的那棟房子。

    白天她出去見了阮雯。

    兩人都是有小孩的人,現如今聊天的話題大多也是圍繞孩子。

    阮雯和何思越家的小朋友現在已經讀五年級了,在學校里也是和何思越一樣的出類拔萃,從小學一年級開始就是班長,今年還拿了市三好,是個標準的模范生,說出來那是一等一的優秀。

    但阮雯也不是沒有苦惱,她家小朋友優秀是優秀,但就是,太早熟了一點,才五年級竟然就談起了戀愛。

    她完全不知道該怎么處理,何思越也是懵的。

    兩人苦口婆心和小朋友說道理,小朋友還嫌他們羅里吧嗦思想陳舊,說自己戀愛也沒見耽誤學習,讓他們少操心。

    兩人也不能打罵,心想著萬一激起了逆反心理可不好,這事就這么晾著,一時沒找到什么好的解決辦法,也不敢拿出來和別人說,只敢和沈星若小聲討論一下。

    沈星若也沒幫她想到什么好的辦法,但知道大家養孩子都不容易之后,心里的焦躁倒是稍稍緩解了一些。

    她回家的時候,陸星延還沒回來。

    她正打算打開電腦寫公眾號的稿子,忽然屋外傳來熟悉的跑車聲響,沒一會兒,陸星延就進到屋里來了。

    他手里搬著一個很大的禮物盒,東西仿佛還挺重,他往客廳一放,先去喝了口水,然后隨口道:“你這幾天心情不好,我給你定了個禮物,你打開看看。”

    沈星若起身,往客廳走。

    “什么東西?”

    陸星延光顧著喝水,沒有回答。

    她隨手扯開上面的蝴蝶結,卻發現旁邊還有繩結,于是半蹲下來細細解開。

    禮物盒的蓋子打開后,她感覺眼前一晃,一個披著魔法小斗篷,腦袋上還戴著小尖帽的小朋友忽然起身,兩只小手抱住她的脖頸,整個人都往她身上躥。

    “媽媽!我愛你!”

    沈星若怔了幾秒,小乖寶已經啪嘰啪嘰在她臉上糊了一臉的口水。

    他腦袋上的小尖帽沒有戴得很緊,大幅動作晃了晃,這會兒已經倒到了后面,頭發亂蓬蓬的,整個人活脫脫的就是一個小瘋子。

    見沈星若還沒反應過來,小乖寶賴在她懷里,又是撒嬌又是認錯。

    “媽媽,我錯了,都是我不好,我以后再也不亂花錢,再也不和老師撒謊了。”

    “媽媽我已經和楊老師打了電話,楊老師已經原諒我了。媽媽你也原諒我好不好,你是天底下最好的媽媽,我最喜歡你了!”

    他現在長大了不少,說好聽的話也會有點害羞了,聲音小小的,還會往她懷里躲。

    那一瞬間,沈星若感覺自己心軟得一塌糊涂,她抱著陸小乖,不知怎么回事,眼淚不住地往下流。

    陸星延偏頭看著她,笑。

    然后半蹲下來,拿著紙巾,幫她擦眼淚。

    “媽媽也愛你,是媽媽不好,媽媽以后也不會一下子離開你這么久了,好不好。”

    沈星若的聲音有點哽咽。

    陸小乖也忍不住一下子扁了嘴,邊點頭,邊小聲抽噎。

    陸星延將兩人抱進懷里,調侃道:“行了,陸小乖我和你說什么來著,讓你小心捧著蛋糕,剛剛見著媽媽一下子就躥出來,蛋糕都被你碰壞了。”

    陸小乖露出一雙小兔子般的紅眼睛,“爸爸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那我們晚上吃什么呀。”

    沈星若親了親他,“媽媽給你煮面好不好?”

    陸小乖猶豫地點了點頭。

    陸星延笑出聲,“得了,你可別毒害他。”

    他一把抱起陸小乖,又拉起沈星若的手,“走,我們出去吃大餐。”

    陸小乖眼睛亮了亮,立馬歡呼起來。

    -

    很晚的時候,陸小乖躺在大床中間熟睡,陸星延在浴室,幫沈星若貼眼膜。

    “你說你哭什么,以前都沒見你哭過兩回。”他細致地用無名指按了按,又扯開另外一片,“我記得你懷他的時候就挺敏感多思,多愁善感的,欸,你是不是又懷了?”

    陸星延本來只是隨口一說,沈星若卻電光火石間想起自己大姨媽好像已經遲了一周沒來。

    她睜眼,盯著陸星延。

    陸星延被盯得毛毛的,遲疑地反問道:“不,不會是真的吧。”

    沈星若想起前幾天她在路邊接了本婦科醫院的小廣告雜志扇風,回來才發現里面夾了驗孕試紙。

    她很快跑出去翻到那試紙,測了下。

    ……

    真的懷了。

    兩人回到床上,躺在陸小乖的左右兩邊,都還有點回不過神。

    好半晌,陸星延忍不住伸手,去摸了摸她的肚子,“你說這次是不是個女孩?”

    沈星若:“試紙不一定準。”

    陸星延:“明天去醫院查……不過我覺得,肯定是真的懷了。”

    其實沈星若也是這么覺得。

    忽然,陸小乖揉了揉眼睛,迷迷糊糊地問:“媽媽,你懷小妹妹了嗎?”

    陸星延捏住他鼻子,“你喜歡小妹妹?”

    陸小乖點點頭,“那我們家就多了一個小公主了。”

    說完,他又補充,“但是弟弟也可以,媽媽生的我都喜歡。”

    沈星若和陸星延不約而同對視一眼,又笑。

    窗外月色靜謐,微風順著開了縫隙的窗送來花草木香,鵝卵石鋪就的小道兩旁,英式庭院路燈還像很多年前沈星若剛走進落星湖時那樣,散發著暖黃的光暈。

    那時沈星若并不知道,這會是她永遠的家。

    他們一家三口,帶著呆在肚子里沒有長成的第四口擁抱在一起,緩緩入睡。

    華枝春滿,天心月圓,不過如此。gd1806102{太}{悠悠}小說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把書籍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王者荣耀之大魔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