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荣耀之大魔导师
全本小說網 > 女生言情 > 質女 > 第190章 完結

第190章 完結

推薦閱讀: 武俠世界的小配角浪跡在諸天輪回之戒女總裁的近身高手一嫁太監誤終生逆天腹黑狂女:絕世狂妃美人如玉無上戰神圣名嬌寵小萌妻

<太-悠悠>小說щww.taiuu.com
    (全本小說網,http://www.nrdcj.icu)

    姜秀潤聞言皺眉, 她直覺猜到此人就是先前白淺在三郡叛軍中看到了秦詔。(全本小說網,http://www.nrdcj.icu)

    之前她便隱約猜到了秦詔有著重生的記憶,現在倒是得了機會印證。

    晚上的時候, 姜秀潤與風流梧纏綿之際,開口詢問著那秦詔的下落。

    鳳離梧倒是毫無隱瞞的說道:“他手里還有鳳舞暗埋在京城的眼線名單,待得審完鳳舞,拿了兩個的口供印證后,朕便殺了他……這個毒瘤, 已經是留得夠久的了。”

    姜秀潤沒有說話,不過她倒是想見一見這秦詔,若是他真留有前世的記憶,她倒是想問一問,最后指示著徐氏害了她的人,究竟為誰。

    所以在第二日,她便借著撫恤慰問忠烈親眷的功夫, 順便去了趟天牢。

    在天牢深處,昏暗的燈光顯得秦詔那一臉的傷疤更加的猙獰, 長久沒有清洗,也讓他披散的頭發打了結兒。

    看著如仙子一般的女人從臺階而下, 帶著一股子幽香的氣息,秦詔睜開了因為拷打而青紫發腫的眼兒, 貪婪地望著她, 喉嚨里發出類似野獸咕咕的聲響。

    姜秀潤微微蹙眉看著眼前人不人鬼不鬼的東西, 突然有些后悔, 自己也許根本不該來此, 非要一探究竟。

    可是她一語不發,轉身要走之際,秦詔卻突然開口道:“秀潤,我知道,你也會來了,你是怨我以前不給你名分,所以你才刻意改天換命,這輩子與我擦身而過嗎?”

    姜秀潤聞言,慢慢地回頭看著他道:“你我原本也不該有何干系,我不過是阻止了一場讓人不恥的侵害罷了。”

    秦詔聞言,眼睛瞪得老圓,似乎留露著萬分的不甘愿,可嘴里卻發出怪笑:“我對你的好,成了侵害?這世上最愛你之人是我!是我!可你呢?忘了我們前世的夫妻情分,卻轉而投入到了鳳離梧的懷抱?你以為他會疼愛你?你知不知道,前世下令害死你的人,就是鳳離梧!”

    姜秀潤的呼吸一緊,嘴里卻淡淡道:“事到如今,你還撒謊?”

    秦詔滿不在乎地將亂發撥到了耳后,語帶癲狂道:“怎么?不知道你在前世有多么地惹太子大人厭煩嗎?他可是在你初入洛安城時,便當著所有的人罵你是禍國妖姬,害你入了浣衣局去的,最后看你不順眼,趁著我不在府里的功夫,便指示著徐氏害了你……我們的陛下不是一向這般斬草除根的嗎?”

    姜秀潤沒有說話。她在想,如果不是回憶起自己前世在解憂閣與陛下的那一段交集,自己說不定真的會相信秦詔此時的話語了。

    可是她了解鳳離梧,無論是前世的他還是現在的他,都是硬冷外表下包裹的柔軟心腸,他一旦動了心,用情也是至深,現在想想,他與她有了那一夜的私情后,他雖然不曾以解憂閣主的身份前來糾纏她,卻總是開始頻頻與她在各種宴會里見面。

    那種趁著她不注意時望著她的眼神,如今想來如何不懂?便是沒有吃夠的樣子。

    鳳離梧再怎么下作,也絕對不會因為自己動了心,便指示著后宅婦人來溺死她。

    所以秦詔其心可誅,這時候還要挑撥離間,構陷著鳳離梧。

    姜秀潤實在是忍耐不住自己對此人的厭惡,倒是也不介意在他臨死前給他添些堵,于是緩緩說道:“你許是不知,我在前世便已經與陛下春風一度,暗許衷腸……我還真想不出來,陛下是如何厭棄得要殺了我的……”

    秦詔聞言,整個人都要彈跳起來了,眼睛瞪得血紅道:“你……你在撒謊,你怎么可能……”

    可是話說到一半,秦詔自己便吞咽了回去。因為他想到了前世里,當他回來發現姜秀潤已經香消玉殞時,鳳離梧竟然也悲憤莫名的樣子。

    那時的他,只覺得莫名其妙,現在聽聞了姜秀潤之言,卻是恍然大悟。

    一時間,他心內的激憤簡直難以言表。雖然今世與她擦肩而過,可是秦詔一直用前世曾經完整的擁有過她的事實而聊表慰藉。

    但現在,姜秀潤卻說,她前世里竟然已經偷偷的背叛了他,這叫秦詔如何能夠接受?

    聞聽此言后,他便撲在鐵柵欄處瘋狂搖晃,聲音嘶啞道:“你這個賤人!竟然敢背叛我!”

    姜秀潤懶得在跟這人多言,果斷地轉身離去,卻聽他在背后聲嘶力竭地叫嚷著:“若是知此事,我不等楊皇后下令,便是親自掐死你,也絕不叫別人得了你去……”

    他嘴里的楊皇后,自然是前世里順利成為端慶帝正后的楊如絮。

    至于這位鳳離梧的后媽因何授意徐氏暗害自己,大約也是跟前世的自己,總是游說秦詔想辦法出兵波國,救助她的母國有關。

    而波國亡國后,她又是立意要為兄長復仇,要挑撥大齊出兵梁國。

    后來,更是在宴會時巧遇端慶帝,惹得這位皇帝又想起了當初被兒子阻止,而錯過的波國美人。

    其實細細想來,若是后來端慶帝宣她入宮,當時的她會如何?應該是會心灰意冷,破釜沉舟,欣然而往吧。

    畢竟前世里,她便是刻意做了禍國的妖姬,若能替哥哥復仇,侍奉個老頭子又能如何?

    她一個外室如此在后宅興風作浪,那位自詡賢后的楊如絮如何能假裝沒看見?大抵是防患于未然,才授意徐氏將她溺死……

    正這么想著,她在拐角處猛撞在一個高大男人的身上。

    這么一抬頭,竟然是鳳離梧正一臉震怒地站在那里。

    姜秀潤一時語塞,不知他站在那里聽了多久,可是看他激怒的神色,應該是全聽到了……

    那天牢深處的男人還在污言穢語地高罵,鳳離梧此時已經全然顧不得那份暗探的名單了,當下抽出一旁差役的佩刀,徑自走下了臺階。

    那秦詔顯然是瘋了,看見了鳳離梧,呵呵怪笑道:“姓鳳的,你以為那女人是真的愛你?她其實就是利用你罷了!她是妖孽,利用所有的男人,你用的,不過是老子穿過的破……”

    他的話再沒有機會說完整,鳳離梧冷冷打斷了他的話,只道:“我愿意,她這輩子,也只給我一人生兒育女,陪伴在我的左右,你便是連根毛兒……都沒有!”

    話還沒說完,他便猛地高舉手里的利刃,一刀便生生砍下了他的頭顱,那頭顱的眼睛瞪得老圓,帶著不甘不愿地凄厲。

    而一腔污血噴濺在了他華貴的龍袍之上,其中的幾滴,濺落在了鳳離梧的臉上,滴入了他的眼中……

    那日帝后二人回宮,誰也沒有說話。只是鳳離梧下令,楊氏孟氏滿門抄斬,一個不留。

    待得鳳離梧洗漱完畢后,才坐到了正梳理長發的姜秀潤的身邊,揮手示意著侍女們退將出去,然后道:“說罷,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姜秀潤抿了抿嘴,低聲道:“陛下,你可曾相信,人的一世能夠溯源重活……”

    接下來,她便和緩地伴著窗外瀝瀝淅淅下去的雨,在這日暮黃昏,講起了一個略帶凄涼而哀婉的妖姬故事。

    姜秀潤說得沉靜,前世的凄楚經過語言的沉淀,已經顯得不那么悲痛了,所有的凄苦都被濃縮在三兩個字里,若是不經意,便可以坦然地略過去了。

    鳳離梧便是腰桿挺直,面無表情地聽著姜秀潤這個如夢似幻般的故事。

    聽得到最后,姜秀潤再無話可說,乖巧地閉緊了嘴巴。

    秦詔臨死前言語挑唆實在是歹毒,若是鳳離梧介意,她也毫無辦法。

    大不了,便是收拾行囊一個人上路,回了波國,讓陛下眼不見心不煩……

    可是當她不再言語時,卻被風流梧一把猛抱住了。

    他的身體因為方才的故事而在微微發抖,只緊緊地摟住了她,仿佛要將她的腰折斷一般:“那就是個無稽的夢,跟現在的你我都毫無干系,以后你也不準再想那些個委屈,今世,我盡是補償給你……”

    姜秀潤料想了他會吃醋,會震怒,卻決沒有料想到他會是這般的反應……那身體的顫抖,她懂,那是在為她心疼……

    她反手摟抱住了他,慢慢露出了笑意。

    那天晚上,姜秀潤在被他榨干最后一絲經歷后,緩緩睡去。

    而鳳離梧一直沒睡,只靜看著她的睡顏,直到夜幕暗沉,才緊摟著她睡去。

    只是他的眼角處突然滲出一滴紅血,聚成飽滿的一滴……

    因為有姜秀潤在身側相伴,鳳離梧已經久不成夢。

    今夜,卻做了一個分外清晰的夢……

    夢的的他還是年少時,立在朝堂之上,少年老成,波瀾不興……直到一個仿若天仙的少女從朝堂的臺階上款款走來……

    他舉目望去,直覺不喜——又是個想要利用女色魅惑他的父王,控制大齊朝堂的妖姬。三言兩語間,他便輕而易舉地擊破了一個邊陲小國齷蹉的心思。

    再然后,是他立在宮中高閣,無意中看到不遠處的浣衣局。

    那個在冰天雪地里打水的女子,看上去分外的眼熟。他還未想起,便看到三兩個宮人將她推到在地,冰冷的水侵透了她身上略顯破舊的衣裳……

    她沒有言語,只是在宮人走后,再拿起水桶,一邊哽咽一邊再次的打水……那日的他,似乎是無聊極了,立在高閣上發呆,竟然一個下午看著她用羸弱的雙臂,打滿了整整五大缸的水……

    不知為何,他一向冷硬慣了的心腸,卻是動了一抹惻隱之心,他想起了她是誰,不正是那個波國的質女嗎?

    她怎么到了浣衣局里來了?一定是禮部的那些個官吏,看著他在庭上發難,便自作主張羞辱慢待了這位波國的質女。

    可是正待他要命浣衣局放人時,卻得知自己的得力部下秦詔已經將她接出了浣衣局。

    “啟稟殿下,我與姜氏乃是兩情相悅甚久,還請殿下成全……”當他聞訊秦詔時,秦詔是一臉地滿足,這般告知他的。

    既然是兩情相悅,那么他怎好棒打鴛鴦?只是從那以后,不知為何,越發地留意起了這個成謂部下親眷的女子,只冷眼看她如何漸漸褪去青澀,長袖善舞,成為京城里名動一時的姜姬。

    一次易容去解憂閣處理事務時,他又是與她相遇,她一反在酒桌上的精明,反而是醉態萌生,哭喊著母后。

    他替她解酒安頓好了,看著她小小的臉兒,心里不知為何,總是有股子莫名心疼的感覺……

    從那以后,他倒是經常易容與她相見,倆人相處時話語并不多,只是撫琴垂釣,偶爾,能聽她說著自己對家鄉的思念……

    也許是同病,才可相連,他對她越發地上心了……可是那個該死的女人,卻是如此薄情寡義,只在一次醉酒后,撩撥得他一時把持不住,攬住她共赴云雨,嘗盡了甘美雨露后,便消失得無影無終,再不見她來解憂閣幽會……

    就此以后,她水過無痕,依舊是嬌媚姜姬。而他卻是心內頓生波瀾,再不顧廉恥,準備對部下橫刀奪愛。

    秦詔沒有好好待她,她過得并不快樂。而他也不知自己會不會能讓她重展歡顏,卻愿意傾國舉力,滿足她所有的愿望……

    可是到了最后,就在他準備向秦詔攤牌時,卻等來了她已死的噩耗。

    在她死了之后,他才知道了她更多的事情,她被迫委身秦詔的不甘愿,她在秦家外宅遭受的種種屈辱……

    這一切,其實也是因為他鳳離梧當初的一句“禍國妖姬”。

    此后余生,他不曾快樂,掌握權術,與父王纏斗半生,最后終于熬死了父王,位登九五至尊后,也是毫無樂趣可言,只是每每日暮黃昏時,他總喜歡來到她的墓前,為親手種植的那株從天竺傳來的菩提樹澆水施肥。

    天竺來了一位光頭的傳教者,說是傳誦天竺正統佛經的,而這菩提種子乃是當年佛主頓悟時,手里握著的那一顆,能夠讓人之亡靈輪回生死。

    他為那傳教者廣修寺廟,求來了這一顆,種在了她的墓前……只求真有輪回,若是那時,他定要緊緊握住她的手,不再放開……

    值得他暮年垂垂,咽下最后一口氣時,眼前似乎浮現了她在青山綠水間,回頭沖著他展顏的媚笑,那一笑很甜,很甜……

    大齊國君的國葬空前隆重,只是那世家皆以為是真的皇穴棺槨里,其實空空如也,真正的龍體拋卻了他一生極致追求的權勢,只裹著一身布衣,下葬在了她的墓穴之旁。

    一如她曾說過的,愿來世,得一有心人,就算布衣粗茶,也心甘情愿,生死相伴,死后同穴長眠……

    一場昏夢作罷,眼角的血淚已干。鳳離梧緩緩扭頭看向身旁甜睡之人,呼吸溫熱帶著芬芳,證明并不是幻夢一場。

    他緊摟住了她,這一世,再無遺憾……

    大齊盛世,在圣武十五年正式開啟。

    大齊帝的鐵蹄征討四方,平定天下,一統中原。而原本與大齊并不接壤的波國,竟然與強盛的齊朝比鄰,只是齊朝鐵軍在波國邊境便戛然而止,再不敢進犯分毫。

    圣武帝祭拜了祖先,自封天帝,而波國女王為齊朝盛國開元天后。

    天帝的長子被正式立儲,將來繼承齊朝萬里山河。天帝的長女被授予波國圣女封號,將來繼承母親的王位。

    帝后二人,正當盛年時,齊齊宣布退位,一起游歷山水,留下幾許動人的傳說。

    當然陪伴在帝后左右的,乃是當年盛名遠播的女將軍,還有她入贅的夫婿竇思武,至于女將軍招婿的故事,便是另外一個動人的傳說了……gd1806102{太}{悠悠}小說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把書籍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王者荣耀之大魔导师